程沧海:在纷扰的人间看殉道的烟火

程沧海 色鱼





在纷扰的人间看殉道的烟火

 

 

昨天,镰刀的月,在云的边缘

切割今天的百里,千里的距离

酝酿许久的浪花,还未到达岸边

就已消失

远处的寒流,要来了

远处的雪要来了

再远一些,每天都算计一二三

排列整齐的背景墙要来了

扭曲的月光,也要来了

在纷扰的人间看殉道的烟花

没有刮骨的勇气

美好的事物一瞬即逝

 

2021.11.10

 

 

 

 

飞地

 

臀部在大地之上,

杂乱的未愈合的大地

没有人留意,一道光的忧伤

被抛弃,被奔跑

我们是游戏里的NPC

 

 

2021.11.10

 

 

 

偏执狂

 

 

左,左,左

右,右,右

南方有墙,北方有墙

偏要高歌一曲

时间让你满嘴都是鸡毛

有些人不露痕迹的转换

学着鹦鹉,一字一句

它们是高级的偏执

倾听风来的方向

事物原本就是事物本身

鸟的叫声让它美丑

 

2021.11.10

 

 

 

 

 

只有举起手,才能发现自己的所在

 

比如吧,这世界的对和错

比如吧,你如何听懂真和假

 

每一个分解的镜头,都属于沉默和荒唐

只是,只是

合成,精装的一场情景剧

有各自的台词,有各自的走位

 

谁,躲在一堆衣物里面

不是隐士,却一身兽毛

 

2021.11.10

 

 

 

冬天来了

 

 

黄昏拥有和黎明一样的皮毛

并不厚重

并不是所有诗都可以成为一根针

挑起脓包

更多的骨头,伪装成鱼饵

在池塘里钓呀钓

奉五声

无意义的变量,冒充年轻人

冬天来了

一氧化碳,绳索,燃气

南方和北方都一样

 

 

2021.11.10

 

 

加德满都

 

看到库玛丽,

哭泣的样子

很让人心疼

我想带她喝一杯咖啡

没等到宵禁,男男女女

躲在巴德岗的咖啡店里

谈情说爱

破旧的楼道里,风铃不时的响起

几十遍,我爱你

 

 

2021.11.5

 

 

纳加阔特

 

似乎,

纳加阔特的谷底藏了全世界的

我们是哪一片?

相遇,接吻,交合

露出云端的白头

 

2021.11.5

 

 

 

唐朝

 

我还没去过唐朝

据说那里是花天酒地的地方

还有漂亮的女歌手

唐朝在一座小山上

里面有没有我喜欢的姑娘

我也不知道

我不爱喝酒也不爱唱歌

爬山也会膝盖疼

我捡起李白杜甫白居易

将要转让的唐朝

 

2021.11.8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