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研究】梁云祥:如何看日本的修宪问题

梁云祥 国关国政外交学人

作者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系教授;主要研究日本问题


1《日本国宪法》的产生及围绕修宪问题的政治博弈

迄今为止,日本总共制定过两部宪法,第一部是1889年制定的《大日本帝国宪法》(1890年施行),目前所实施的《日本国宪法》是二战后在美国占领当局的压力之下于1946年制定的。


起初作为盟军总司令的麦克阿瑟要求日本政府起草新宪法草案,但是日本政府起草的草案与过去的《大日本帝国宪法》并无本质上的区别,尤其对于作为日本所谓“国体”的天皇制的规定,几乎完全照搬旧宪法的条款,只是在词句上做了一点修改。于是麦克阿瑟干脆废弃了日本政府提出的草案,命令占领当局的民政局重新起草新宪法草案,并且规定了“保留但变革天皇制、放弃战争和废除各种封建制度”体现新宪法基本精神的三项原则。很快,占领当局民政局就起草出新宪法草案并交给日本政府及其日本国民讨论,经过一些文字上的修改后,该宪法草案最终成为战后日本的新宪法———《日本国宪法》,并于1947年5月3日正式生效。

《日本国宪法》与之前的《大日本帝国宪法》比较,最大的不同有两点:一是天皇丧失了其对国家政治的权力,仅仅作为日本国家和民族的象征而存在;二是第九条规定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不拥有军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内容,所以这部宪法被世人称为“和平宪法”,而且该宪法对战后日本走和平发展道路以及获得巨大经济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尽管《日本国宪法》是在美国占领当局的压力之下制定的,但是在当时以及其后的很长时间里得到日本社会的广泛认可。因此虽然自民党等保守政党内部历来都存在着要求修改宪法的声音,却难以逾越修宪所需的法律门槛。


然而,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随着日本社会越来越右倾化和保守化,制约修宪的政治力量相对衰弱,主张修宪的声音则越来越强烈。作为执政党的自民党先后在2005年和2012年制定了新宪法草案。日本社会对修宪声音的容忍度也越来越高,尤其在2016年7月参议院选举中主张修宪的议员数超过了法律规定的三分之二多数,因此修宪已经成为一个现实的政治议题,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2日本修宪的可能性及可能修改的内容   

按照日本法律的规定,修改宪法首先需要获得国会众参两院三分之二以上多数议员的同意,在此基础之上再将国会通过的宪法修正草案及其决议案交给全体国民进行投票,需要有超过半数以上国民的同意。


目前,虽然主张修宪的国会议员数超过了三分之二,但是根据一些日本媒体的多次舆论调查,日本国民中支持修宪的人数还难以达到一半以上,所以应该说日本国民是当前制约日本修宪的主要力量。不过,这一状况也在发生变化,从发展趋势来看,总体上主张和支持修宪的国民人数在增长,当然主张修宪的理由各种各样,既有要求从内容上进行实质性修改的主张,也有仅仅要求从形式上进行修改的主张,甚至其中有些即使拥护和维护第九条的日本国民也并不反对修宪。


本来,一个国家制定或修改宪法完全是该国主权范围内的事,不过由于日本过去对周边国家的侵略历史以及现行宪法是在外国占领军的压力下所制定这一特殊情况,使得日本的修宪问题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国内问题,而是成了一项必然会引起国际社会关注的问题。其中,作为日本最重要盟国及参与制定宪法的美国,在战后长期的国际关系实践中,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其实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迫使或支持日本多次违反了宪法。比如20世纪50年代在美国的压力之下日本建立了自卫队,尽管名称是“自卫队”而非“国防军”;2001年10月的阿富汗战争和2003年3月的伊拉克战争爆发后,在美国的要求和支持下,日本派出自卫队参与了这两场战争的有关军事支援活动。2014年7月安倍政府通过内阁决议对宪法中的自卫权概念进行了重新解释,认为日本的自卫权应该包括“集体自卫权”,即日本有权为保卫本国及其盟国的利益而与盟国共同对外行使武力,对此美国给予了支持,这实际上同样违反了宪法第九条关于否认国家交战权的条款规定。对于目前日本国内的修宪声音和举动,美国的基本态度是不加干涉也不予评论,或者说其实是乐见其成。而作为曾经遭受过日本侵略以及目前同日本的政治安全关系处于紧张状态的周边国家,不论是政府还是民间,一般来说对于日本修宪都持批评和反对态度。


按照自民党提出的现有修宪草案,对现行宪法最大的修改可能就是修改或者废弃第九条,即承认日本拥有正式的军队并恢复以国家名义所拥有的交战权,由此日本就有可能卷入战争甚至无限制地使用武力。此外,令人担忧的还有重新强调天皇和国家、政府、首相权力,相对弱化个人权利及削弱地方自治制度,以及强化政治权力而相对削弱法律和社会的作用等主张。不过,正因为日本社会对这些问题担忧的存在,构成了对目前修宪的主要制约因素。总体而言,日本的修宪基本上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和国内问题,虽不好预测具体多久能够完成修宪,但是其趋势却是一定的。不过,日本要很快完成修宪也并非轻而易举,最大的可能是各派政治势力之间进行激烈磨合一段时间之后完成修宪,以及可能并不会完全按照目前自民党所提出的修宪草案进行修改,尤其围绕第九条的留存或者如何重新表述会是各派政治势力博弈之后的一个结果。

3修宪与日本的国家走向

日本政治家认为,修宪是日本为实现所谓“普通国家”目标的必然途径,即不再戴着战败国的帽子而成为和其他国家完全一样的国家。尽管日本某些政治家在历史认识问题上还常常不能让中国等曾经遭受过日本侵略的国家及其国民满意,但是应该认识到日本成为一个“普通国家”是一个必然趋势,关键问题是如何能够让成为“普通国家”的日本不会走过去的军国主义老路,不再成为中国乃至国际社会的安全威胁。


从逻辑上说,即使日本完成了修宪,也未必一定会成为一个具有进攻性的国家,更不是必然就会成为过去那样的军国主义国家,关键还要看日本政治制度的相互制约功能是否会减弱,社会氛围和国民情绪会向着什么方向变化。从修宪的内容看,不一定必然要废弃第九条,当然即使保留第九条也有可能对其做出不同的宪法解释。日本未来将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修改后的宪法固然具有一定的决定性意义,但同时还要视国际环境和形势如何变化以及日本国内舆论如何认识和看待这个世界而定。日本像过去殖民主义时代那样主动进攻侵略别国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但是有可能在日本认为自身受到“被动威胁”的时候,会借助或协助美国等盟国力量更积极地参与国际安全事务或行动。


小编:lt

本文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国关国政外交学人平台观点

文章来源:《东北亚学刊》2017年02期;首发国关国政外交学人微信公众号平台编辑

 打造国际关系学 国际政治学 外交学 区域国别研究学术公益平台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