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河先生纪念文萃》(代序)

知秋散文 二月河研究学会









《二月河先生纪念文萃》(代序)

大河永远激涛声


路漫漫


二月河先生驾鹤仙去,“红学”苑圃憾枯奇葩,小说丛林倾颓大树,中原文化残缺名片,华文文坛顿失一极。

中原南阳,更陷入深沉久长的悲痛。从政府官员到文化名宿,由繁华城区到偏壤僻里,各行各业不同阶层的群众,包括贩夫走卒引车卖浆者,许多人哽咽失声,泪落如雨。这是人们发乎内心的敬重,这是读者至真至性的爱戴。

因为先生是一位奇人,一位仁人,一位巨人,一位贤人。

先生是南阳城市的形象大使,是中原文化的绝好名片。一个人,一支笔,厚积薄发,一鸣惊人,大作出版动文坛;一段史,一腔情,纵横捭阖,关乎家国,领军“南阳作家群”。

字字心血,二月河开凌解放。斑斑炙痕,留下经典“落霞三部曲”。

一条大河波浪宽。毕二十年之功潜心创作皇皇巨着十三卷,赓续清流,恢复古风,若黄钟大吕,高邈幽远,以其丰厚深邃的历史社会内蕴,生动鲜明的人物形象,磅礴大气的叙事布局,波谲云诡的宫廷争斗,精彩灵性的文学语言,独具一格的艺术魅力,代表了中国长篇历史小说的高度和成就,矗立成改革开放以来文学创作收获的高峰。其巨作历时光漉洗,成为文化宝典,畅销长销,数十年一直深受海内外读者喜爱,被誉“凡有柳井处,必读二月河”。

一笔敢为天下先。心有华章,金玉内外。在改革开放初期,冰凌尚未消融,观念仍受束缚,先生高瞻远瞩,大胆解放思想,矢志不渝,敢为人先,负重前行,笔端风雷,身在中原边城,放眼京都紫禁,站在时代的高度,审视历史过往,肯定和正面叙述康熙大帝,惊天逆转为雍正翻案,继而鼎力为乾隆作传,如椽大笔着雄文,三部曲成天下叹,鸿篇巨制创中原文学纪录,成全国历史小说创作标本,开国内清宫戏先河,成后来星火燎原之势。

一心柔弱系民生。先生深谙民情,体恤百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文人风骨立地顶天。作为多届的全国人大代表和党代表,他走出书斋,深入民间,想群众所想,替万民代言,向高层陈情农村苦农业难,为农民免皇粮除国税而呼吁。心贴弱势,体谅读书难,宽恕盗版。怜悯寒儒,倡议给作家减税减负。执言促进文化繁荣发展,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他力挺廉律,撰文或发声促进反腐深入,祈望老虎苍蝇绝迹。先生振臂,有的放矢,不说则已,每说则必引社会反响热议。

一生慷慨慈善行。先生宽以待人,舍己为人,真正芒鞋蓑衣任平生,自己结绳织草鞋,一件衬衫破了缝缝补补,十多年舍不得扔。五毛钱的大蒲扇,摇来摇去十余夏。他一生无私产,至逝仍住公寓。不做官不经商,他靠呕心沥血焚膏继晷码字为生,宵衣旰食胼手胝足卓苦读写,肘生茧,顶斑秃,桌磨破,透支健康以致患上中风等多种疾病,他每分钱都浸透着血汗来之不易,得到再多也不会有人嫉妒,捐得再少也没有人非议,却在不声不响中捐献达二百万之巨,且不让报道。捐资设立“二月河奖学金”,累计资助师生数百名。度已度人度苦厄,先生苦心众人知。

云山苍苍,江水泱炴,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先生正大,千秋敬仰。

先生已安息,我心仍不宁。先生视我如子,予我恩重如山。作为晚辈后人,我真切地感受到他的离去对我意味着什么,天塌地陷,日月无光,撕心裂肺,痛彻难耐。

有哲人说过,宇宙里生命不息,当每一个人的一世进入其中,它就活在了整体,活在了无限,而不仅是一个家庭,一块地域。当任何一个人的离去,如果说是这个整体的部分失去,那仅仅是带走了一部分病毒、疼痛和恐惧,但生命依然不息。

日月经天,江河行地。先生久远地活在文化中,活在人们心中,从这个角度,先生永生,我深信,我坚信,我自信,我永信。

泪眼向天,心香遥祭,发现这条大河没有隐去,不曾枯竭,涛声永远,激越澎湃,已浩荡汇入星际,与天河化为一体。

大河化为天河,我们仍举目可见,仿佛还相伴身边。我自省自励,要在先生精神的感召指引下,在先生温润的目光中,走好生活、创作和人生之路,不敢辜负先生的殷切期望。我辈青年作家将承继遗志,恢弘精神,不负韶华,努力撰写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无愧于民族的优秀作品。楚风汉韵的南阳人文璀璨,在新时代迎来大繁荣大发展。中原人民铭记初心,正砥砺前行,进取创新,乘势而上,务实每一天,建功于今朝,在加快实现中部崛起,在民族伟大复兴征程中,做到中原更出彩。


   


     作者简介:鲁钊,笔名路漫漫,获“冰心散文奖”、《人民文学》散文奖、“河南五四文艺奖”等省级以上文学奖二十余次,作品多次被转载并入选中小学教辅试卷及各种选集,出版(主编)有各题材着作5部,散文随笔集《直面“皇叔”二月河》发行全国各省市及台湾、香港等地区。现为南阳二月河研究学会会长、卧龙作协主席、南阳民俗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