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信息学

刘伟 刘伟在路上
每个学期都有一门课程叫医学信息学,给医学生上课,是逃不掉的难题。

上课要做很多准备,信息化发展这么快,每年都要查阅很多资料,更新课件。当然其实每门课都应该这样,一年与一年的教学内容应该有所不同。这门课被听课的概率非常高,每次上课有督导,是正常现象,最厉害一次是同时来了三个督导。害,大家就这么喜欢听我的课嘛!

上课最难受的,其实是没人听课。我用心准备了很多资料,在我们自己专业上都没花这么多心思。无论我讲得如何精彩,下面听的学生寥寥无几,大部分同学在刷手机,刷iPad,小部分同学会拿着其他课程的书,或看或写作业。大部分同学都觉得这门课程和他无关。

如果要当老师,幸福感最强的应该是中小学老师吧。教学的过程需要反馈和认同,同学们学到知识的喜悦,为了知识对错的争辩,这才是老师的幸福感。大学里,这种状况相对较少,即使是爱学习的同学,也是沉默的乖乖仔比较多,上来和我聊想法的同学,有,过来和我争辩的同学,没有。

看着娃学习的时候,也有这种希望。希望他能为知识而争辩,而不是一味地认同老师的想法,希望他能成为一个独立思考的人。

在国内,跨专业跨行业也会比较难。其实高考填报志愿,也并非了解通透,深思熟虑的结果,但本科是什么专业,大概率研究生也会是同一个,跨专业考试是极少数。台北的元琦老师,本科学的文学,硕博申请的是剑桥的生物信息学,简直文理大跨越。可她说申请的时候,并没有人质疑她本科专业不对口。

这个学期决定要做些改变。部分课堂翻转吧,三分之二我讲,三分之一邀请学生讲。把生涩难懂的专业知识全去掉,转而介绍一些有趣的轻松的例子,抛弃传授知识的执念,只当和他们聊一些有趣的话题吧。不想讲太多,那就来一个提问,讨论一下吧。

课堂确实轻松了很多。说到人体解剖,图1是阴森恐怖的真实的解剖室,图2是光明亮丽的虚拟解剖台,我问同学们:你们喜欢在哪个解剖室上课?他们回答:图1!脸上都透着坏坏的笑。

逗我玩呢。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