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冻症兄弟背后的60岁“美食”妈妈:哭着没有笑着得劲儿

摘自新闻人物等 胖胖知世界
在某个视频平台上,
有一个名叫“有娘就是福”的视频号,
58岁的吕爱梅就是这个视频的主角。
3.1万粉丝的背后,
是一个心酸的故事。
“大家好,我是吕妈妈……”面前正在直播制作水晶虾饺的就是吕爱梅。网络直播,年轻人可能很快就轻车熟路,可对于58岁的吕爱梅来说,尽管已经在网上发了200多个作品,每次开机还是会有点紧张。

门外不断给吕爱梅远程指导的是她的两个儿子——哥哥朱小强和弟弟朱小勐。朱小勐告诉记者,去年开始想着做直播,“我哥出主意,我剪辑,我妈拍。”

不过不少人不知道的是,朱小勐和哥哥朱小强都患有渐冻症,两人没有生活自理能力。

“大儿子是‘导演’,二儿子是‘编辑’,我是摄影师和厨师。”这个美食视频账号的背后是一位60岁的母亲和两个患有“渐冻症”的儿子。吕爱梅的大儿子朱小强和小儿子朱小勐分别在8岁和10岁时被确诊为“渐冻症”,随着病情恶化,兄弟俩逐渐丧失生活自理能力。

2012年时,因遭受家暴,吕爱梅带着两个儿子从河南驻马店来到郑州,靠着在街头卖唱维持生活。后来因为南方暖和,吕爱梅和儿子们又去了广东,她在那边开三轮车,深圳、东莞都去过。几年之后,吕爱梅大儿子因病情恶化切除了气管,“我带着小儿子出去唱歌,大儿子在家,但是家里没人照顾大儿子也不行,所以我也不出去唱歌了。”为了继续给兄弟俩治病、生活,大儿子提出可以拍短视频,于是,吕爱梅在短视频平台开通了美食账号,“我连镜头都不知道在哪,有时候摔到地上了,有时候拍完忘开机了……”一度想要放弃的她在儿子们的支持下坚持了下来。

“我最大的愿望是好好地照顾孩子,快快乐乐地生活下去,每一天开开心心的。”生活很苦,但镜头前的吕爱梅永远乐呵呵的。她的小儿子朱小勐说,“她就是我和我哥的李焕英。”

“我28岁,10岁发病的,我哥哥是38岁,发病30年了,只要是肌肉都会萎缩 。”朱小勐说。
“就是基因突变,刚开始还会走,后来就不行了。”8年前,吕爱梅带着儿子们从老家驻马店来到郑州,在火车站附近租了一个房子。

丈夫耳聋,俩儿子是渐冻症,小儿子才4岁,一家人的重担全都在这个连字都不识农村妇女身上。
“一家6口,3个一级残疾。”吕爱梅说,一家人唯一的收入就是低保每人每月发的120块钱,和几百块钱的残疾人补助,可房租就得花上1800元。于是朱小勐和哥哥就想了个做美食视频的法子,账号名叫“有娘就是福”。

因为不识字,吕爱梅开始得很艰难,“我连镜头都不知道在哪,有时候摔到地上了,有时候拍完忘开机了……一个视频有的拍半个小时,有的一个小时,有时做蛋糕可长时间了,站得脚疼。”

拍完之后,朱小勐负责剪辑,通常得花上3个小时。吕爱梅说,一个视频的阅读量如果够了,能挣50块钱,“我每天看我的粉丝量,都喜欢得不行……每天凌晨还得看看。”

兄弟俩感激于母亲的付出。朱小勐说,现在刚开始,粉丝还不是很多,“这都是为了以后着想,想着妈妈年纪大了,如果我们将来有一天不在了,也能过上好生活。”

做完美食视频,吕爱梅还会推着儿子到街上卖唱。虽然生活苦了些,但这个家的每个人都很乐观。他们身患残疾,但也用尽全力靠双手去养活自己。

“我儿子说了,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一天,那就开心点 。”吕爱梅笑着说。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