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传·情》:不懂粤剧,只想谈谈“情”

禅机 禅机


作者 | 白矮星君


之前看到《白蛇传·情》的预告片,大水漫过来时法海横眉竖目对弟子说出“结阵”二字,然后像袈裟一样的围墙立起,被这个情景吸引,加上想进一步理解法海这个角色,于是决定去影院看一下。

△《白蛇传·情》剧照:水漫金山


本人的恶趣味是观影之前做功课,浏览网上的短评(从来不担心剧透而生怕漏掉了需要格外注意的细节),看到了很多有意思的评论。结合自己的观影感受及亲身体验,想聊聊感情话题。

《白蛇传·情》剧照:许仙与白素贞

有人虽然对电影本身评价很高,但坦言非常不喜欢这种“等待千年只为遇见你”的题材。在女性口号变成“爱自己”和“变美变有钱”的今天,白蛇传的故事确实显得“不合时宜”。作为一个30+未婚、生活在一个号称准二线城市的“伪独立女性”,对此深有体会。

为什么说自己是“伪独立女性”?因为被朋友批评恋爱脑,又不懂恋爱之“术”,在感情中屡屡吃苦,实在有“辱”自己所受的高等教育以及从事的体面工作。姐妹群里我如果插播情感节目,姐妹们大多静默无声,而讲讲医美、理财或者如何提升事业,大家瞬间就“不困了”。

我有时候会听一个微博大V的直播,以听众(绝大多数是女性)分享感情经历为主。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如果一个听众诉说自己感情中的困惑、苦恼,其他听众很快就会不耐烦,而疯狂留言让其下线。除非你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对方欺骗了感情,大家会同情你;如果你是自愿的进入到一段关系中而又痛苦对方不专一或者不是那么爱你,那你就是自讨苦吃,甚至要受到同性的“唾弃”。而那些受欢迎的讲述者则是感情中的绝对强者,从来不为男人所困,能够快乐地享受自己生活的人。我关注的一个女性博主也说,人一生会吃很多苦,但是感情的苦她绝对不吃。换言之,在养活自己基本不成问题的时代,只有做到“不在感情中受苦”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女性”。许多女性或是结成互助小组或是暗地独自蜕变,当她们再听到那些同性为情所困的故事时,“怒其不争”的情绪也就胜过“哀其不幸”了。

《白蛇传·情》剧照:白素贞与法海


回到电影中来。白素贞饮雄黄酒、昆仑取药和金山斗法皆为许仙,可以说被这段感情“害苦”了。因此看到有人在评论里罗列许仙几宗“罪”,其实真正看完发现他主要是有软弱的缺点。就像白素贞跟小青所说,受到惊吓心生恐惧也是人之常情。白素贞作为妖,是很懂人的。而我们许多人,却容易把另一半神化或者妖魔化,要么就是男神、女神,要么就是渣男、渣女。如果能够把对方和自己真正当作有七情六欲,有弱点和毛病的凡人,可能一些问题也就不再是问题。当然,看清楚自己和对方是凡人绝不是给自己和对方犯错误找借口。


《白蛇传·情》剧照:白素贞战群僧


小青的形象非常可爱,可以说是新时代“女性之光”。以自我感受为中心,懂得及时止损,姐姐感情甜蜜时认认真真嗑CP,姐姐为情所伤时又能实力支援并手撕“负心汉”。且电影中小青金句频出,对姐姐说“你修炼千年难道就为这般委屈自己”,对法海说“他们你情我愿,碍了谁人的眼,关了哪佛的事,逆了哪里的天”,颇带机锋。


在我看来,小青最可贵的地方在于,她“三观”虽与姐姐完全不同,却能对姐姐做到不讥讽、不谩骂,既有成人之美的聪慧,又有“事了拂衣去”的洒脱,而在姐姐需要之时也能够陪伴左右。我想,真正的“新女性”应该既有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的能力,也有尊重别人选择不同生活方式的能力。不去指责和嘲笑与自己不同的观念与选择,在自己愿意的情况下能够在关键时刻施以援手,或许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女性互助。


《白蛇传·情》剧照:小青


还有评论说自己能够共情白素贞,观影时数度落泪(我观影时一心想着共情法海)。“感情至上”的白素贞,即便以现在的眼光来审视,这个角色仍然可圈可点。许多人可能忽略了一点,就是她非常明白自己的核心诉求,一切行动以达成目标为中心,绝不作意气之争和无谓的对抗。当然,她的核心诉求就是与许仙再续前缘,这是她修炼千年的动力。那些在小青看来所受的“委屈”,在白素贞这里只是达成目标的“手段”。可以说,白素贞感情丰富但是丝毫不情绪化,做事以目标为导向,且对自己的目标非常坚定,不轻易质疑和衡量。在这点上,小青有所不及。


《白蛇传·情》剧照:白素贞与小青


一个朋友常说:“人世间的男女之情真是一塌煳涂!”白蛇传作为经典故事,肯定不能指导现实里“一塌煳涂”的男女感情。作为一个深夜中仍会复盘自己感情经历的小白,我也没有什么忠言可以赠送给看到这里的你,滚滚红尘,就希望如你所愿吧。


-End-
 
▼精彩推荐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