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投资》

筱南圆北



病房里,住着老陈和老马两个病友。老陈生病前,刚从某单位退休,而老马来自农村,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这天,两个人打完针闲聊起来。老马先说道:“老弟,我真羡慕你呀,在单位夏天吹空调冬天有暖气,风刮不着雨淋不着,退休还有保障,不像我们农村人,手刨脚蹬一辈子,生个病还得花儿女的钱。”


这些天,老陈发现老马除了老伴每天来陪护,没有其他人来探望过,估计孩子都在外打工回不来,不禁一脸同情地说:“马老哥,你也不用羡慕我们,所谓各有各的缘法,我们条件好也是奋斗出来的,不是天上掉馅饼,这些结果都是我们当初投资的回报。用你们农村人的话说,这叫种豆得豆,种瓜得瓜呀。”


老马显然没听明白,瞪大眼睛等着听下文。


老陈得意起来,端起床头的水杯喝了口水,接着说:“先不说我们这一辈了,就说我们的孩子吧,在教育问题上,我们城里人就比农村人舍得下血本,孩子从上幼儿园开始到中学毕业,我们都要给创造最好的条件。”


老马有些不服气:“农村人虽然在起跑线上比不过城里人,但我们也知道教育的重要,只要孩子愿意读书,我们砸锅卖铁也会供啊。”老陈笑道:“就算都重视,还是有区别,我问你,你经常跟孩子的老师联系吗?”


老马挠挠头皮说:“这个倒没有。”“就是嘛,你不跟老师常联系,一个班这么多学生,老师凭什么把更多精力放在你家孩子身上?”“这个,这个,还真没想到。”


老陈表情严肃起来,把身子往老马床前倾了倾:“跟你认识晚了些,没能早十几年开导你。不瞒你说,从孩子上幼儿园开始我就没间断过投资,要不我孩子能考上这么好的大学,又考上公务员,最近都当科长了。”


两人正说着,门外一前一后进来两个年轻人。老陈顿时眉飞色舞起来,指着后面那个道:“老哥,这就是我儿子。儿子,这是你马伯伯。”


小陈说了声“伯伯好”,见父亲还要说话,赶紧快步上前:“爸,今天我们局长也来探病。”


这时,就听邻床老马笑道:“儿子,你工作忙,我不是说了嘛,有你妈陪着就行了。”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