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奖专题 | 以生命的名义 探索主动脉夹层的微创治疗

导报 中华医学信息导报

主动脉夹层是一种严重威胁国人生命健康的危重症心血管疾病。《中国心血管健康与疾病报告2019》显示,我国急性主动脉夹层年发病率为2.8/10万,患者平均发病年龄为58.9岁,低于西方国家急性主动脉夹层国际注册研究显示的63.1岁。既往,这一凶险疾病的治疗方法多为开放手术,不但给患者带来了巨大的创伤,而且病死率及术后并发症发生率均较高,加之我国患者人数众多,治疗需求大,降低医疗费用成为当务之急。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舒畅教授带领团队探索这一疾病的微创治疗十余年,实施主动脉夹层微创腔内修复血管手术4000余例,并将核心技术推广至国内外,挽救了大量主动脉夹层患者的生命。高超的技术、不懈的努力、对生命的坚持,让他们不仅获得了患者的赞扬和国内外同行的肯定,“主动脉夹层微创治疗关键技术体系的建立及国内外推广”项目也获得了2020年中华医学科技奖医学科学技术奖一等奖。



只为攻克主动脉夹层的微创治疗难题

 “主动脉夹层是一种非常凶险的疾病,特别是在中国,发病具有年轻化的特点。”舒畅教授介绍,“既往治疗多为开放手术,开胸甚至开腹。患者在巨大的创伤下,病死率极高,而且并发症发生率也高。”自1991年世界上报道第一例主动脉微创腔内覆膜支架修复术成功后,各个国家都争先开展微创治疗主动脉夹层的研究。“在主动脉夹层的救治上,我国有自身的特点,不仅患者年轻、预期寿命长,而且患者数量庞大,对治疗需求更大。因此,我们多年来围绕主动脉夹层的微创治疗进行了多学科的攻关。”

主动脉夹层救治之难不仅在于发病急、预后凶险,还在于主动脉夹层解剖形态各异、解剖位置可能不适合进行微创治疗等。如果患者合并有内脏缺血、妊娠等高危情况,治疗更是难上加难。“以妊娠晚期为例,患者腹中胎儿即将出生,这个情况下进行开放手术的话,风险非常大。对于一部分解剖适宜的病例,我们能不能进行微创治疗来保全母子的性命?”舒畅教授思索着。

在十余年的时间中,舒畅教授带领项目组对合并内脏缺血、妊娠、马方综合征以及弓部锚定区严重不足的主动脉夹层进行攻坚克难。他们以Stanford B型夹层为基础,以累及分支血管的复杂主动脉夹层为重点,以血管腔内技术为核心,建立了一套适合中国人的主动脉夹层微创治疗关键技术体系,使主动脉夹层得到比较有效的治疗。

拥有了关键技术后,项目组前进的步伐没有停止。为了推广这一技术,挽救更多的生命,项目组用脚步丈量祖国的广袤,用技艺回答世界的质疑,应邀在国际会议作报告79场,在全国200余家医院及16个国家进行手术示范,其中主刀7个国家的10项“该国首例”主动脉弓部微创手术。

“外科医生和其他学科医生不同,你把手术做下来,你把手术视频拿出来,你现场能做,别人就认可你。你做好没做好,大家一眼就能看出来。”就这样,项目组用实力说话,获得了越来越多国内外同行的认可,更吸引了国内20余个省市338人次,以及东南亚国家、欧美国家等17个国家50批195人次的进修医生前来参观和学习。

除了钻研技艺的精尖,项目组还牵头完成了国产自主知识产权主动脉新型覆膜支架的临床多中心研究。该支架以其卓越的性能、相对低廉的价格以及符合亚洲人种解剖特点和常见病种(主动脉夹层)的设计,获得了医学界的认可。截至2019年底,这种新型覆膜支架已在全国广泛使用,与使用相同规格进口产品相比,单价降低约43.8%,显着减轻了患者和政府医保负担。项目组不仅仅在国内推广新型覆膜支架产品,更将目光放到了全球。迄今,项目组使用这种新型覆膜支架在海外进行手术演示12台,已获得全世界37个国家的销售许可。



为新生命的诞生创造可能

2017年的一天,舒畅教授在阜外医院外科诊室接诊了一对带着一名10岁的小朋友来复诊的夫妻。原来,2007年,舒畅教授为一位怀孕的母亲进行了主动脉夹层腔内微创修复手术。“患者为一妊娠晚期女性,有妊娠高血压,合并主动脉夹层。”面对两条生命,如何抉择考验着舒畅教授及团队:母亲,有主动脉夹层,血压非常高,心率很快,危险异常;胎儿,随时可能会出现呼吸窘迫、缺氧的状态,要尽快进行处理。传统开胸手术,危险性及难度都很大;微创手术,既往没有先例,在国内外都是“手术禁区”。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患者及家属的充分理解和信任,多年来微创治疗主动脉夹层的丰富经验,以及医院内相关科室的鼎力支持、多方协作,以上诸多因素给了舒畅教授为妊娠的主动脉夹层患者进行微创手术的信心。

在充分的准备后,舒畅教授及团队为患者进行了手术。患者转危为安,并产下了一名婴孩,也就有了阜外医院诊室一家三口来北京复诊的场景。“一家三口从长沙到北京看我,那种喜悦的感情比什么都强。”舒畅教授笑着说。



决不消极决不放弃

一位主动脉夹层合并胸腔大量积血、呼吸功能衰竭的患者让舒畅教授印象深刻。“患者没有手术条件,氧饱和度特别低。麻醉医生一看说‘这样的患者,麻醉气管插管后可能就拔不了管了’。我们早先也没有相关的救治经验。”舒畅教授回忆。即使组织了多次院内及全国专家会诊,依旧没有适合的治疗策略,患者最终还是去世了。面对患者的死亡,舒畅教授倍感悲伤,但他从不消极,反而更加积极地投入到患者的救治中。

“作为医生,面对难以救治的患者,不敢消极,也没法消极,这不是闹情绪。作为医生,患者将生命交给你,你只能积极地思考救治的最佳方法,否则难以成为一个好医生。”舒畅教授表示,“这不像文学小说,面对困难主人公会意志消沉。你面对的是生与死的决策,你面对的是患者的生命,你的目的就是要想方设法救治患者!”

“后来,再有这样类似的患者,我们想尽办法积极地进行救治。不能全麻,我们就在局麻下进行手术;破口堵住后,胸腔内积血不再增加,我们再少量多次地抽取积血,使得压缩的肺得以舒张,以维持患者基本的呼吸功能。就这样,我们对这部分急性主动脉夹层合并呼吸衰竭的患者大多进行了成功救治。”谈及此,舒畅教授不禁露出了微笑。



“我曾在希波克拉底故乡的一家医院进行手术演示,术后当地的医生送给我一尊希波克拉底的雕像。当我了解到这家医院悠久的历史背景后,我顿时感到自己在医学的历史长河中的渺小。”舒畅教授感慨万千。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如何不迷失自我,保持医者的初心非常重要,“作为一名医生,我们的所做作为还是要回到医者的初心。医者的初心就是救治生命,我愿贡献我微薄的力量,为救治患者的生命、减少患者的痛苦而努力。”

文字 | 邢辰  

视频 | 中华医学信息导报

编辑 | 左舒颖  

责任编辑 | 任嘉霖 

审核 | 韩静

《中华医学信息导报》2021年11期第11版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