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街的锅盔

陈建萍 行脚成都

文|陈建萍


曾经在状元街与指挥街的转角处,有一个很小的锅盔店铺,除了一个烤炉外,还有就是一个案板。



老板是上了年纪的师傅,人很瘦,虽然中等偏高的个子,因躬背,人站在案板后面显得并不太高,但很稳当。我想他的驼背可能是长年在案板上作业的关系。


锅盔铺,是我每天上学的必经之路路边。烤锅盔散发出来的麦香,能勾出出了胃里面的馋虫,让人垂涎三尺。特别是中午放学回家的时候,本已饥肠辘辘,闻到锅盔散发出来的香味,那真的是要不断的呑口水,不然清口水就会流出来。


这个时候围着锅盔铺面前的全是一帮背着书包的学生,有的掏出钱来在买,有的是在看,真的是走不动路了!


老板很会做生意,锅盔做成大小两种,全是红糖心的。大锅盔6分钱一个,小的4分钱一个。


当学生的,能买得起的肯定是小锅盔啦。


要想吃一个小锅盔,要攒这4分钱也是很不容易的,那要很长时间的努力才行。


想着那刚从烤炉里拿出来的,烫手的锅盔,心里那个美啊!特别是一口咬下去,那里面的红糖顺着嘴角流出来,虽然很烫,但舌头会很迅速地卷回嘴里……


为了能吃到一个锅盔,我就要想方设法地攒钱。那时候每个家里大人挣得钱很少,偶尔给买东西的钱是算好了的,就在这个有限的机会里,我就会动开了脑筋,精打细算扣一点点下来,如此这般,很长一段时间下来,我才会有那么一次品尝到一个小锅盔的机会。


吃到锅盔的感觉,我至今都还能体会得到。


一次,在我很长时间的努力下,包包里终于攒下了4分钱。我决定在中午放学回家的途中买一个小锅盔吃。这个决定使我一个上午的学习都很充实,干什么都信心满满。


放学了,当前胸贴后背的时候,我买到了一只小锅盔。就像嘴里伸出了一只手,没有半点斯文,一个锅盔就下了肚,当舌头还舔着嘴角上粘的红糖时,心里就像完成了一项伟大的工程一样,很舒服、很满意。


我至今都在怀念状元街的锅盔,内心一直都在感谢着那位卖锅盔的师傅,是他那颗既善良的,又善解人意的心,将锅盔分成了两个不同的价钱,才满足了我们当小朋友时的愿望。


如今,没有了状元街,也没有了这里的锅盔。但吃那个小锅盔的感觉一直在我心里,真好!


- 关于我们 -

行脚成都所刊发文章,署名者版权归作者所有,未有署名者,系行脚成都编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天府文化  成都记忆

  赐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