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秀芝] “互联网+”视野下的民俗文化活态化研究

杨秀芝 民俗学论坛

点击上方民俗学论坛”可订阅哦!



摘要:民俗文化是一种不断产生、演变、发展的活态文化。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民俗文化的内在价值和服务功能得到广泛认可和重视。但是,随之出现或被文字文本“去活态”化,或被碎片化、遗迹化、景观化、过度商业化的问题。如何顺应时代要求,不断提升民俗文化价值潜能,促进其活态传承发展成为当前的重要课题。“互联网+”打破传统思维模式,不断释放无限想象和发展空间,既从资源潜能、主体力量、现代形式等方面催生了民俗文化活态化动力,又从技术手段、传播路径、文化环境、生活方式等维度创新了民俗文化活态化传承发展路径。


关键词:“互联网+”;民俗文化;活态化;文化传承发展



民俗文化“起源于基层民众,是自我创造和自发的,直接反映了民众的生活与各种体验”,是一种不断产生、演变、发展的活态文化,既是历史的、千百年来源远流长,又是现实的、在日常生活中续存活跃。随着经济社会不断发展,民俗文化的“内价值”和“外价值”不断得到放大和广泛认可,民俗文化的开发利用与经济社会建设的契合度更为紧密,民俗文化表现形式和社会服务功能亟待激活提升。在“互联网+”的新经济时代,网络信息技术融入到社会各个行业,不断洗炼和改造传统行业的产品、业务和模式,也改变着传统民俗文化的传承传播方式,创制了新的民俗文化形态,为民俗文化活态化传承发展提供内在动力和多维路径。

一、“互联网+”与民俗文化活态化

民俗是一种范围宽泛的文化事象,是一个群体成员共同在生产与生活中积淀下来的独特的生活文化,包含着人们生产劳动、生活交流、人生礼仪等方面的最基本的文化指令和行为方式。可以说,有生活就会产生民俗,有群体的地方就会有民俗存在,民俗文化的表现形态与传承形式始终同人们生产生活方式紧密相关。民俗文化产生于一定的生产生活环境之中,并随着生产生活方式变迁而不断演化和流变,创造出新的活态形式和传承传播方式。


当今社会,互联网已成为人们生产生活不可或缺的条件,在促进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同时,也改变着人们生产生活与思维方式,营造出新的社会关系和文化氛围,催生出诸多新的文化事象,形成新的民俗。网络民俗就是以传统民俗文化为基础、以网络技术手段和语境为载体,由广大网民创造、享用和传承的新兴文化生活和生活文化。它涉及人们的学习、工作、娱乐、生活等方面,包括以音乐、舞蹈、戏曲、影视、美术等为主要内容的网络民俗艺术,以网络空间为平台、由“写手”或“推手”与读者互动、集体创作的网络文学,以符号、数字、字母等为主要形式和新造、翻译、同音等为主要内容的网络民俗语言,以网络红人、“最美XX人和事”等为核心“圈”的网络崇拜与信仰,以电子贺卡、电子祝福、电子祭祀等为主的网络祝福与祭祀,以及网络游戏娱乐、网络占卜等形式。同时,互联网也为传统民俗文化创造出新的现代表现形式。比如清明祭拜网络民俗,就是传统清明民俗借助网络媒体实现的现代转型,它通过虚拟互联网络空间,让人们完成点烛、烧香、敬酒、敬茶等虚拟祭祀祭拜活动,基本能够实现清明祭拜民俗应有的凝聚力量、传承文化、心理调适、教育教化等价值功能,同时,也能免去奔波的辛劳和相应的开支,免去清明祭扫带来的消防安全与环境污染问题,具有独特的经济、环保等社会功能。


▲网络祭祀


随着信息技术不断发展,加强了互联网同传统行业的融合,形成了“互联网+”各行各业的新型运行模式,为传统行业换代升级注入了新的发展动力。“互联网+”是“以互联网平台为基础,利用信息通信技术与各行业的跨界融合,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并不断创造出新产品、新业务与新模式,构建连接一起的新生态”。通过互联网技术、媒介、思维方式融合和改造传统业态,使之成为具有互联网属性、能为消费者创造更好服务体验和更高价值的产业形态。它是一种创新实践,也是一种思维方式,充分展现了无限想象和发展空间,为传统行业催生出新的产品、业务和模式,营造动态发展、自我进化、连接一切的新型生态。民俗文化借用互联网思维方式、技术手段、传播媒介、文化环境,通过“线上”与“线下”、“在线”与“在场”、“现实”与“虚拟”相结合的文化实践活动,为人们提供一种“活的”民俗文化实践、体验和消费路径,使民俗文化真正处于一种“活动的状态”,成为“人们在特定时空内的日复一日的生活之中经历和体验到的文化”。可见,“互联网+”视野下的民俗文化活态化,不仅是一个认识论、价值论问题,还是一个实践论、方法论问题。它不是用网络民俗取代传统民俗文化事象,也不是把传统民俗文化原样地搬到互联网平台上运行,而是在充分认识民俗文化资源意识与核心价值基础上,依托网络平台和网络思维,为传统民俗文化赋予新的时代内涵和现代表现形式,实现民俗文化产品、业务、模式等全方位的“活性状态”和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


二、“互联网+”与民俗文化活态化的内生动力


民俗文化活态化是基于传统民俗文化的有序开发与创新发展的文化实践,是推动民俗文化适应社会发展的一种理论诉求和实践探索,需要激活民俗文化传承发展主体、内容及表现形式等诸要素的内在潜能,实现其有机整合、有效运行。“互联网+”能够通过提升民俗文化资源潜力、增强民俗文化传承主体动力、丰富民俗文化现代表现力等形式,为促进民俗文化活态化传承发展催生内在动力。


1.“互联网+”提升民俗文化资源潜力。


人类总是不断开发利用一切资源推动经济社会向前发展的,随着人们对资源的进一步理解和开发利用,资源的定义域也不断扩大,其动态演化特征也更加明显。在知识经济时代,文化与经济社会的互动关系得到飞跃式发展,经济为文化的滋生、承传和发展提供更为坚实的基础,文化以丰富的内容与形式、多样的价值体系及经济伦理对经济社会发展产生巨大驱动力。文化是既定资源形式的客观存在,是“可供主体利用和开发,并形成文化实力的各种文化客观对象,包括前人创造积累的文化遗产库,今人所创造的文化信息和文化形式库,以及作为文化活动、设施与手段的文化载体库等”。民俗文化资源是文化资源中最基本和最广泛的资源成分,“是人们从事民俗文化生产或民俗文化活动所利用或可资凭借的各种资源的总和。它分为可度量、可测定的文化资源(易于进入市场和进行产业开发);不可度量、难以测定的文化资源(难以转化为具体的包含着经济价值的文化产品),但后者的资源效益则是不可忽视的”。或者说,无论是衣食住行的物质民俗,还是家族村社、人际网络和岁时节令的社会民俗,或是人生礼仪、信仰崇拜的精神民俗,都是仰赖一定经济基础存在并得到滋养、承传和发展的文化符号和象征,均属于资源的范畴,可加以开发和利用,成为促进经济增长的有效动力。


在信息社会里,网络信息技术成为最先进的生产力和核心技术,具有“信息”的共享性、传递性、增值性,其本身就是一种资源,而且是能够提升其他资源潜力的生产要素、无形资产和社会财富。特别是“互联网+”的大创意时代,人们发挥了互联网络技术手段、传播途径、文化环境、生活场域等多层面的无限想象和发展空间优势,极大地提升了传统行业与资源的潜能。“互联网+”视野下的民俗文化资源也是一样,它来源于传统民俗文化资源,但不等同于传统民俗文化资源,它是传统民俗文化资源与信息资源优势的重合,是传统民俗文化资源价值的提升和延伸,有的被构建为民族政治和民族文化的主体意识,有的成为区域文化建设的主体架构,有的则被活用为地方经济的新增长点。比如湖北秭归的端午节旅游,充分利用“互联网+”,让游客在网络平台预定生成订单后,便可通过手机短信获取包括祭祀屈原、包粽子、挂艾蒿、龙舟赛等在内的当地端午节文化习俗和文化产品资讯,帮助游客更好地融入当地文化和生活,获得更深的旅游体验,更添端午旅游魅力,也使得端午民俗成为当地旅游经济的强大推动力。


2.“互联网+”增强民俗文化传承主体动力。


马克思指出,“消费生产着生产”,“生产生产着消费”。消费是潜在产品向现实产品转化的前提条件,只有消费的存在,才会为生产观念创造出更多的内在动机;生产是满足消费需求的必要条件,又能促进消费规模和品质的升级。就民俗文化而论,消费即是生产,生产即是消费。人们消费民俗文化使用价值并非是对民俗文化内容的消耗、耗损,而是对民俗文化价值产生延续和增值。这种延续和增值是多方面的,对于消费者而言,是促进自我文化素养提升;对于民俗文化本身而言,既是一种文化传播和传承,也可能是文化的创造和创新,是文化产业繁荣和文化事业发展的推动力。因此,开发和利用民俗文化,不存在民俗文化资源使用枯竭之虞。相反,只要人们认为某种民俗文化具有存在和使用价值,它便可以永久地供人们使用,并且使用的人愈多,愈能显示其价值和生命力。


“互联网+”视野下的民俗文化活态化,是充分发挥网络信息技术作用,通过不断壮大民俗文化传承主体队伍、增强民俗文化传承主体参与意识、提升民俗文化传承主体创新能力而实现的民俗文化活态传承发展。一方面,由于互联网具有传播信息量大、传播速度快、覆盖面广、参与性强等优势,人们可以通过信息设备终端随时随地展示自我熟知的民俗文化,便捷地了解到世界各地民俗文化的基本内容和发展状况,个性化地参与网络民俗体验等,从而能够突破时间和空间的局限,无限放大民俗文化传承主体数量。另一方面,“互联网+”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新工具”,通过“互联网+”的众筹融资模式,实现人人都是文化生产者和投资者,人人都可能成为民俗文化运作的主体;通过“一机在手”、“人人在线”以及“电脑+人脑”的融合,促成互联网思维和民俗文化实践有机结合,引爆民俗文化传承主体的无限创意和创造力,增强民俗文化传承主体的参与意识和使命感。


3.“互联网+”丰富民俗文化现代表现力。


一定的生产生活环境是民俗文化的存在基础,脱离了生产生活环境的变化发展要求,民俗文化就会失去生命基础,无法实现其审美价值的时代转换,从而成为历史的“活化石”。网络信息时代之前,传统民俗文化以节庆、祭祀、展演等在场性表现形式以及口授单传、文字文本等传承方式为主,传承方式较为单一、传播范围具有明显的地域限制和时间局限。在信息社会里,网络交流的非在场性、虚拟性和匿名性等特点直接影响着人们的现实生活,改变了人们生产生活和交流方式,为民俗文化的现代化转换与创新性发展拓宽了空间。其一,改变了传统民俗文化传播方式。网络传播媒介综合运用了音、像、图、文等手段,让人们在视觉、触觉乃至嗅觉等全新视野下便捷、经济、多样地感知和体验民俗文化,便于人们通过网络技术的搜索引擎,发现不同民俗文化。通过网络信息的复制、发布,传递传播民俗文化,通过虚拟的民俗文化场景,体验各地民俗文化。其二,突破了传统民俗文化传播范围。网络媒介的广泛使用,加速了民俗文化的流变,使得民俗文化的创造、传播和传承方式甚至存在方式等都与农业社会、工业社会大不一样,民俗文化的界域性完全被打破,它不再为某一区域或局内人所独享,而是由区域性的“我”俗文化转变为被展示、被欣赏、被解读的为更多网民所分享的“他”俗文化。“互联网+”更是加速了民俗文化在线化、数字化进程,使民俗文化真正成为任何人可以“在场”或“在线”体验的文化事象,实现民俗文化在互联网络的跨界融合性、链接性、开放性中活态传承发展。其三,重构了民俗文化新生态。在“互联网+”视野下,人们借助互联网的大数据、云计算以及新媒体的客户端,重新整合硬件与软件、渠道与资源、方法与途径、资本与创意等网络资源结构,促进民俗文化的现代形式转换和跨时空传播,不仅打破了“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的局面,让人们获得超越传统民俗体验面和即时性的体验效果,而且,基于“开放、链接、分享”的价值理念,建立了一个更为包容、连贯、共享的文化生态系统,让人们能够更加全面、准确地把握“入乡随俗”的价值内涵。


▲民俗网络春晚


三、“互联网+”与民俗文化活态化的多维路径


民俗文化活态传承发展,不仅要准确把握传统民俗文化的内涵与价值,而且要紧跟时代步伐和社会发展要求,密切关注现代人的生活文化和文化生活,充分运用“互联网+”的技术手段、传播路径、文化环境、生活方式等多维路径,实现民俗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1.信息技术视野的“互联网+”与民俗文化活态化。


网络信息技术是现代技术的新突破、新特点和新优势,是以数字、互联、非线性为基本特征的电子文化中心,承载着文化创造、存储、传输、展现等诸多功能,实现了人人既是接受者又是发布者的双向互动、自由点播、虚拟实景等综合价值。“互联网+”是以网络信息技术为基础,实现传统行业产品、业务、模式等与互联网平台创新性融合,不断营造互为沟通、相互衔接的生产生活方式和文化表现形态。


▲节日电子贺卡


“从技术史可以得知,技术的每一进展不只是改变人与自然的关系,而且改变人与人的关系。”现代信息技术使得民俗文化在复制中变成“事件文化”,既能让民众便捷参与“我”俗文化,也能广泛欣赏、参与“他”俗文化,促使民俗文化价值从膜拜逐步转移为展示为主的过程中不断放大。同时,由于信息技术的无限复制和传播的便捷性,简化和变革了文化的生产和再生产,也会促进民俗文化的断裂、秩序解构和价值波动。比如受技术本身限制,民俗文化的数据化难以实现完整的、“原生态”转换;或者因为技术使用者受到社会关系结构的渗透、影响,没能客观、准确地把握民俗文化核心要素,从而导致民俗文化数据化转换的失真。因此,从技术视野来看,一方面,需要从优化物理技术空间入手,把握民俗文化数字化转换的完整性、准确性,保障“互联网+”民俗文化生产、运作、模式的精准“在线化”,使传统民俗文化内涵更好地融入生产生活各个方面。另一方面,需要健全由技术、法律制度、道德所构建的体制机制,辅之以舆论、教育、文化等途径,为实现“互联网+民俗”的深度融合和民俗文化本真发展提供宽阔平台和有力保障。


2.传播媒介视角的“互联网+”与民俗文化活态化。


网络传播媒介是借助互联网信息技术平台,以信息设备为终端,以文字、声音、图像、动画等为载体传输、存储和处理信息的数字化、多媒体传播媒介。它具有信息储存数量大与时间长、信息感官体验全面与开放性强、传播形式多样与影响范围广、传播成本低与预期价值高等优点,为创新民俗文化传播手段、提高传播效率带来机遇。


“互联网+”视野下的民俗文化活态化,既强调要保持民俗文化内容、形式等核心元素的本真性,又要能吸引更多消费者、体验者参与民俗文化活动,使民俗文化与互联网络在跨界融合中不断修正、完善互动连通模式,构建文化生产、消费、运行新生态。首先,需要认真分析网络传播媒体特点以及对民俗文化信息采集、写作、编辑、传播等环节的影响,从民俗文化信息采编入手,加强民俗文化信息化传播过程的监管、指导,营造扎根民俗文化本色和适合网络传播媒介新技术、新特点、新要求的生态环境,确保民俗文化传承在互联网络和互联网络在民俗文化传承中的真实呈现。其次,需要突破传统民俗口授单传和实景仪式的局限性,“通过媒介运作的空间化、仪式化过程,把文化逐渐渗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体验和实践中,从而改变人们对媒体自我与社会关系的认知和感受”。运用流动性、个性化和个体化的媒介,不断创新民俗文化参与和体验模式,让人们通过各种虚拟的民俗文化场景,“真实”地体验“我”俗文化和感受“他”俗文化,激发了人们的参与激情和表达欲望,放大民俗文化体验效果。再次,需要把握网络传播媒体下民俗文化传承主体建构的个性化特征,充分发挥网络信息技术力量和魅力,创造更多新的民俗文化样式,为人们参与民俗文化活动提供便利条件,满足个性化消费需求,不断壮大民俗文化活态传承发展主体。


3.文化环境视域的“互联网+”与民俗文化活态化。


网络是新型信息技术,也是文化现实,它同所有技术一样,从发明和应用开始就深深刻有“文化”的烙印。互联网依照某种互相通信协议,实现软、硬件及其文化的共享,建构一种超时空、智能化和虚拟化的“文化”环境。“互联网+”与传统行业融合,不是对传统行业颠覆,而是顺应网络文化环境影响下的换代升级。“互联网+”视野下的民俗文化活态化,也不能对民俗文化结构、性质、价值内核等进行否定,而是在把握民俗文化本质和核心要素基础上,构建与网络文化空间相互融合、相互促进的民俗文化生存和传承模式。


首先,构建网络娱乐与现实思辨相结合的模式。网络信息技术犹如一张笑脸,通过表面温和或娱乐的方式把大千世界直接置入人们的心里,勿需人们去理解所接触对象的抽象概念及含义,便能获得即时冲动与快感,让人们无暇顾及那些隐藏在新技术背后的文化价值。民俗文化以约定俗成的方式规定人们言行,虽无明确的功利性和强制性,却能让人们在轻松、温馨、愉悦的氛围中接受规约俗制的规训,给人们带来身临其境的体验和沉思,在封闭的环境中感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民俗文化在网络文化环境中活态传承发展,既要有虚拟空间的生动展现,更要有现实文化的浸润和滋养,需要两者的有机结合来实现民俗文化内容、形式、价值的活态呈现。


其次,构建“我”俗文化与“他”俗文化相交融的模式。由于传统民俗文化活动以地域为中心,具有“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有一方人的品味”特点,这种品味是长期受地理环境、生活方式、人际交往等因素影响而形成的地域性文化;或是以某个地域为中心,社会成员在共同的生产、生活与精神活动过程中所形成的思想方式、行为方式与表达方式。但是,互联网络是一种“去中心”的双向交流文化形态,它通过互联互通技术,让人们在网络世界中便捷地获取、传播、加工、处理信息,并通过以自我意识为中心的信息再加工和再传播,实现由少数信息中心的单向传播向无所谓传送中心的多向传播的转变。这种转变与多元文化的共存同在,容易让人们在多元的网络文化中感到迷茫,总觉得没有一种文化完全归属于你,也没有一种文化不归属于你,造成自我身份和文化归属的错位,甚至导致社会关系的重组。因此,需要从历史和特定的文化角度把握传统民俗文化的本质,借用互联网络平台与思维“放大”和“延伸”民俗文化价值,需要不断汲取“他”俗文化优良品质实现“我”俗文化的现代价值提升和转换,在不断提高民俗文化传播效率的基础上实现其活态传承发展。


再次,构建全景性与碎片化并存的模式。在网络环境中,人们可以通过视觉、听觉、触觉等方式综合展现文化场景,“不仅可模仿现实到乱真的程度,而且还可以随心所欲地营造出现实世界不可能出现的情景,神话、童话、科学幻想在这个世界中可以轻而易举地化作‘现实’”。但是,任何形态的文化都是经过重新编码才进入网络的,在非线性的编辑中会对文化资源进行分割、拼接、扩充、删减,从而会造成文化传播的碎片化趋势。“互联网+“视野下的民俗文化活态化,不能一味满足网络浏览和吸引眼球获得快感的需要,而是需要充分利用网络技术的优势,探索有效途径和方法,既有碎片化展示,更要有内容、形式、场景、价值等全景展现;既能满足人们浏览式的欣赏,更能让人们体验到本色的、完整的民俗文化,在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民俗文化参与感、获得感和认同感中实现其活态传承发展。


4.生活方式层面的“互联网+”与民俗文化活态化。


网络信息技术日新月异,并以不可阻挡的发展速度涌入人类生活世界,成为人们生产生活不可或缺的工具,成为“一种生命空间,一种生命的存在方式”,悄无声息地改变着人们的日常生活方式。特别是在“互联网+”时代,可以通过大数据管理与分析,描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判断人们行为特征和生活需求,吸引人们不断“在线”,让人们无法离开手机、电脑、智能电视等智能终端设备,实现网络技术与人们生活的完美融合。可以通过互联网络与传统行业的跨界融合,使消费者人人作为投资者、参与伙伴,为传统行业发展凝聚智慧和力量。


民俗文化来源于人类的生产生活,其传承发展离不开人们的生活环境,离不开“生活化”的实践活动。互联网完全融入人们生活,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化”行为,必将会影响民俗文化活态化的传承发展路径。为此,我们需要适应网络时代的发展需求,回应网络生活形态发展的现实需要,大力挖掘民俗文化资源,实现民俗文化的价值提升和时代转换。比如通过网络调查、大数据抓取等手段,分析人们的文化需求,运用虚拟现实(VR)技术,精心打造具有吸引力的民俗文化数字产品,开发诸如网络游戏和数字动漫等形式的民俗文化精品,以满足人们的文化需求。将丰富的民俗文化内容与网络信息技术优势有机结合起来,发挥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在线旅游网站、虚拟现实技术等平台的积极作用,加大对民俗文化的数字化展示和传播。加强以版权经济为核心的互联网产业和文化产业融合,精心策划布局包括物质类和非物质类的民俗文化内容制作、演艺、衍生产品等产业链上下游环节,将虚拟展示和线上交易有机结合起来,通过资金入股、技术参与、产品制作、作品展示等形式,吸纳社会各方面力量与智慧,激活民俗文化传承发展动力。


总之,互联网时代是一个颠覆传统的时代,是一个信息开放、联通、链接、共享的时代。民俗文化是基于民间社区和集体人群意愿,并通过人类和各种媒介传播着的世代相袭、生生不息的文化现象。民俗文化活态传承主体是人,重点是持续,核心是能够顺应生产生活方式变化,不断创造既有传统内涵,又融入现代元素的文化事象。因此,随着信息技术不断进步,网络平台不断拓宽,网络思维不断创新,“互联网+”民俗文化活态传承发展的视野和路径也将不断创新、发展和完善。


注释及参考文献参照原文


文章来源:《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2期

图片来源:网络


免责声明: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与本号无关。

版权声明:如需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并保留二维码。


民俗学论坛

编辑团队

顾问:叶涛   巴莫曲布嫫   施爱东

主编:王晓涛

副主编:刘颖   周露丹

责任编辑:刘洁洁

图文编辑:柴书毓


民俗学论坛

    微信号:folklore-forum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投稿 | 合作 | 交流 | 联系

[email protected]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