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快乐,愿你不再恐同,不再深柜!

欧阳文风 欧阳文风


有关反同恐同与深柜的丑闻,从来层出不穷,最近更是一而再,接二连三。日前匈牙利的前议员以捍卫基督教价值观为名反同,结果自己在比利时和二十几名男人参加男同性派对,被逮个正着。原来此君不只爱男人,还“聚众淫乱”还用毒品,更甭提违反当地的抗疫规则,如此大胆的“见证”令许多被他批评反对得不值一文的同性恋者也要甘拜下风,他最后不得不悻悻然退出政坛。如此虚伪,身败名裂是活该,只是我实在不忍想像他的妻子和女儿后来如何。这是害人害己最残忍的写照。


但如果你以为以圣经反同,以基督教为名害人,因迷信而愚昧不仁的例子以此为最,或是例外,恐怕太过天真。因为这新闻刚出街不久,纽约的天主教界又爆出类似丑闻,只是这次不是政治人物,而是着名反同神父乔治罗特勒( George Rutler)——75岁高龄反同神父在看男同色情片,被女保安员发现,恼羞成怒,竟然想性侵女保安。或许,他说不一定不是真的要性侵她,只是想向别人证明自己对女人有“性”趣,毕竟对深柜者而言,同性恋比性侵或强暴异性更糟糕,更难以令自己接受。不过话说回头,他性侵发现他看男同色情片的女性之动机是否如此,难以证明,但他看男同色情片却是真的!强烈又大力反同者原来自己爱看男男性爱, 反同者原来深柜,又增一例。一个人反同反了一辈子,他所相信的“真理”改变不了自己,只能欺瞒虚伪地生活,令人唏嘘。


反同者原来深柜,或因宗教而反同然后说自己已改变的同性恋者,在现实世界上多不胜数。前者大力反同,原来是掩人耳目。后者大力反同,又做假见证说自己改变了,其实最想说服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前者后者,哪一个更恶劣,实在无心追究,只是害人不浅,却是不争事实尤其是后者的“改变”的假见证,不只误导社会以为同性恋是可以改变的选项,更令许多想改变但又改变不了的 年轻同性恋者自责内疚得无地自容,许多因为自己改不了以为都是自己的错,结果抑郁成疾,甚至因此自杀。


但,基督教反同的当然不只是深柜或做见证的“前同志”,有不少心地原本善良的基督徒,但因为迷信宗教,不能理性思考,再加上对性取向概念一无所知,也加入反同行列,他们可能是同性恋者,也可能不是同志。这一类的反同基督徒的反同说词近来随着社会对同性恋的接受度逐渐提高,也不断做出让步与改变。最明显的就是,以前的反同基督徒会说同性恋罪恶,但现在不少反同基督徒不会这么说了,他们会说“同性恋不是问题,神也爱同性恋者,但同性性行为错误与罪恶”。这种改变无疑是因为社会逐渐认识性取向不由自主,甚至与生具来,这些反同基督徒也不得不接受这一点,所以他们把“同性恋”与“同性性行为”分开而论。


但问题是,在宗教界,动机与行为怎么可能分开来谈?有那一个正信的宗教会说憎恨父母不是问题,只要不出手打母弑父就可以了?同性恋者之所以想和同性发生性关系,就是因为同性恋的性取向,如果这性取向不是问题,为什么因为这性取向而发展出来的性行为会绝对罪恶?


以前的反同基督徒会对同性恋者说“没有人是同性恋者,因为没有同性恋这回事,你之所以爱同性,那是因为你是堕落与不正常的异性恋者”,我以前的牧师就对我说过这种话。所以他们的解决之道就是“你一定要和异性谈恋爱,结婚了就没事了”。现在连不少反同基督徒都知道这种言论好笑,都不会如此说了。他们再笨,也不意思叫你和异性结婚,至少我还没有听过有那一个牧师或基督徒对男同说“来,和我女儿结婚,你一定会变好的”。 他们现在的说词是“是同性恋没问题,守独身就好”。但问题是,基督徒凭什么命令人单身或守独身?特别是圣经说得很清楚,守独身是恩赐,用世俗语言来说,即是一种天赋,不是你要就有,更不是一种命令。所以,说这种话的基督徒,连圣经也没有读通,就用经文命令别人,更何况有关守独身的经文是对异性恋者说的,真要用圣经命令人守独身,也应针对异性恋者。


反同基督徒的反同说词,漏洞百出,但总的一句,就是迷信宗教迷信圣经,以为只要圣经反同,我们就要反同,以为只要神反同,我们就要反同。这简直就是彻头彻尾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极权封建思想。总之,就是完全不讲道理。所以,你若追问反同基督徒同性恋何错之有,他除了引用圣经,就无话可说。


不过,这世上也有努力想讲道理来反同的反同基督徒。但,因为反同根本就是无理的事,这些反同基督徒努力制造出来的反同理由其实非常搞笑。记得十几年前我在马来西亚和一名反同基督徒针对同性恋课题在报章打笔战,因为基督徒占人口不足百分七,而且此人是律师,不好意思在报章公开说同性恋错误因为神说同性恋错,真要这么说,他的神又关不信基督教的绝大多数读者什么事?他深谙此理,就如若有人禁止所有人食用猪肉,因为他是伊斯兰教徒,而他的理由是因为古兰经说必须禁食猪肉,试问有多少非伊斯兰教徒不以此为无理笑话?


所以,他不谈圣经而找其它理由反同,他的理由是“因为在男同的性爱关系中,只有一个人爽,另一个人不爽,所以这是不公平的关系”。此言一出,众人哗然,我差点晕过去。这是什么理由?再退一步,假设这理由是真的,但这也只是针对男同,不包括女同,怎能以此反同性恋?这种人不是蠢到以为同性恋都是男人,就是笃信男性中心主义的沙猪可是我认识此人,他不笨,只是因为迷信宗教,信耶稣信蠢了,才会以为自己“理直气壮”而说出这种笑话。


再过不久就是圣诞节了。圣诞节纪念耶稣的降生,是基督徒的大日子。不是基督徒的人也知道圣诞节,不懂基督教的人也知道基督教象征博爱。基督教是一个讲爱的宗教,就如佛教讲慈悲一样一个有爱的人可能霸道不讲理吗?一 个博爱的宗教可能不讲理吗?一个有爱的人可能不公平吗?一个博爱的宗教可能不公义吗?同性恋到底错在那里,这是所有反同基督徒不能用事实与道理讲得出来的,因此我们凭什么说同性恋罪大恶极?


再看上述深柜又反同基督徒的嘴脸,如果反同是真理,真理需要以谎言和歪论来维护吗?


督教不反同,反同的是无知的人与迷信的信徒。2020不容昜,但日子再难过还是会过去的,在飘雪的十二月,我在纽约祝福大家圣诞快乐!愿圣诞节的平安与您同在,愿您明年更好,愿您心中有爱,生活有情。爱里没有惧怕,愿所有的人都能勇敢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


(如果你希望更多人可以读到类似文章,希望你能打赏支持同志书写,金额多少绝不是问题。打赏文章的钱,用来每年寒暑假来中国巡讲,并训练与帮助更多的中国大陆的同志出来从事啓蒙社会的工作,让更多人看见同志,认识同志,进而支持同志反歧视。这其实是我这近10年来一直在中国做的事,但我个人能力有限,我需要有更多人参与和支持。希望你能帮助我们,让我们可以走遍全中国,让伤心的人不再觉得自己孤立于天地之间,不再徬徨无助恐惧,让他们知道,我们在乎,我们关心,我们也是同志,我们可以一起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欧阳文风(作者)


马来西亚人,祖籍福建南安, 早年毕业于马来西亚中央艺术学院新闻系,曾在马来西亚任专题记者,获国内多项新闻奖与报导文学奖,1997年获马来西亚全国中文报最佳新闻从业员奖,后赴美深造,考获社会学学士与硕士学位,再到波士顿圣公会神学院考获神学研究硕士学位,之后在波士顿大学取得神学博士学位, 同时亦是纽约市立大学社会学博士候选人。他是亚洲第一位,亦是迄今为止唯一拥有神学博士学位的出柜同志牧师;他是纽约大都会社区教会牧师,目前在纽约市立大学执教性别研究,并在圣彼得大学执教社会学。曾获美国《哈芬登邮报》(The Huffington Post)推举为「十五名最激励人心的LGBT宗教领袖」。目前已出版着作四十馀种,包括《现在是以后了吗?》、《酷儿千秋,同志万岁》、《同志教育》、《身体社会学》、《思考思考》,以及《因为佛陀,我是更好的基督徒》等。作者微信: droyoung。




微信打赏扫描二维码


更多资讯文章请关注新浪微博

@欧阳文风牧师

个人微信请扫描二维码添加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