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研究】侯隽:静观日本”知华“大使言行

侯隽 国关国政外交学人

作者系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博士


欢迎加入国关国政外交学人第二QQ群:264998062

海外国关国政外交学人QQ群:336186649

学术交流 资源共享


5月15日,日本着名“知华派”外交官横井裕出任驻华大使,引发外界诸多期待。“知华派”的头衔,使得外界对其改善长期陷入低迷的中日双边关系有着很高的期待。


客观来说,“知华派”人士出任驻华大使,将有助于中日双方加强协调与沟通对中日双边关系来说是好事,但不能就此有不切实际的过高期待,应客观看待新任驻华大使的作用,中日能否从根本上改善关系取决于日本政府的对华政策新大使上任后的中日关系走向仍有待观察。
  

“知华”大使上任,体现日本意识到了对华外交的重要性。此次横井裕的走马上任是  继2010年宫本雄二卸任驻华大使之后的又一名“知华派”人士出任驻华大使,体现了日本政府对于加强对华外交,准确把脉中日关系的考量。


自2010年以来,  日本驻华大使先后经历了丹羽宇一郎、木寺昌人等非“知华派”人士,但从中日关系实践来看,中日双边关系在这一时段处于不断恶化之中,虽不能简单归咎为大使个人因素,但此番“知华派”出任驻华大使,体现了日本政府有寄希望于“知华派”外交人士改善中日关系、加强对华外交的沟通与协调的意味。
  

“知华”不等同于“亲华”。横井裕具有长期对华外交工作经验,履历丰富曾出任驻上海总领事与驻华公使,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说其是“知华派”不为过,但“知华”并不等于“亲华”。


近些年来日本政治右倾化愈发严重“知华派”外交人士往往受到“标签化”对待,被右倾势力看作是“亲华”势力的代表,在开展对华外交时这些人往往不被信任,被认为对华态度过于友好,从过去六年间驻华大使的任命上便可看出一丝端倪,无论是丹羽宇一郎还是木寺昌人都不是所谓的“知华派”外交官。


一国大使作为派驻邦交国的最高代表,其个人意愿并不能代表国家意志,往往受到政府的外交政策和国家利益所限制,要服从于国家总体对外政策。


横井裕作为安倍政府所任命的驻外大使同样也不例外,不能因自身特殊的涉华外交工作背景就可以将其简单地归结为“亲华”人士,对于其在中日关系缓和上所起的作用应该理性客观看待。


新任大使的行为选择受制于安倍政权整体对华政策。安倍政权对华采取的敌意外交政策从整体上对于涉华外交人员来说无异于“天花板”,任何外交人员都要在国家整体政策下开展外交行为。


日本对华外交政策的欺骗性就在于说一套做一套,一方面声称要维护中日友好关系,实际上却在不断做着伤害中日关系的事。


自从  2012年底安倍上台以来日本政治右倾化对于中日关系发展的毒害作用愈发明显,安倍政府配合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政策,加强美日同盟,充当急先锋,不断在历史与领土问题上挑衅中国,扩充军备,推动新安保法的通过,拉拢南海争端当事国


在南海问题上推波助澜,并在国际社会不断抹黑中国,凡此种种行为已经严重伤害到了中日关系发展的根基。从现实来看,安倍政权在推行反华外交上并未有所收敛,今后中日关系前景仍然不乐观。


就在横井裕上任的当天,在回答记者关于历史问题与南海等问题的提问时,也仅仅是表示这些问题不应成为中日关系发展的障碍,没有正面回应中国一直以来要求日本停止插手南海问题的呼声,横亘在中日关系之中的诸多现实矛盾依然存在,不是简单的所谓一任“知华派”大使所能化解。
  

新任驻华大使的作用更多地会体现在安倍政权更为准确把脉中国,掌握涉华外交信息方面,如果安倍政权不放弃对华敌视政策,对于新大使有效改善中日关系不应抱有过高期待。


过去几年间的几任驻华大使的任期也恰恰是中日关系动荡大幅退步时期,新大使任上的中日关系发展走向仍将充满变数,中国坚持对日友好的原则始终未变一切都取决于安倍政权是否能够切实采取对华友好的外交政策,否则横井裕大使难免同前任驻华大使一样陷入安倍政权对华外交“灭火队员”的窘境。


小编:lt

本文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国关国政外交学人平台观点

文章来源:《学习时报》20160523、国关国政外交学人微信公众号编辑

 打造国际关系学 国际政治学 外交学学术公益平台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