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像场斑驳的梦

为你羽化成诗 为你羽化成诗

忙忙碌碌的这段时间,我最终还是病了。照顾我的朋友走后,一间房,一个人,一盏灯,一只蟋蟀的叫声也没有。安静的时候我喜欢沉默,可以想许多,也可以什么也不想。


似乎应该写点关于日常工作的事,露出我生活的痕迹,表明本人健在,生活无忧。日记有好长时间没有动了,打开的时候,上面似乎落满了灰尘我能闻到腐朽的味道。现在,生活应该从头开始。


每天上班下班,工作吃饭睡觉,日子过得单调而盲目。而移动在这更是无法生存,现在的4g手机信号和几年前的2g信号一样。上坡有信号下坡就没了,屋外有信号屋里就没了。只好打坐悟禅,因此每天都是睡得早早的。我住的房间,一桌、两凳、一煤气灶、一大水桶而已,自己生火做饭吃,虽是陋室,倒也自在。



生活基本如此,更多的时候我却是沉默。风吹过长满杂草的小道,雁鸣过高大破旧的楼顶,月飘过塘边的树梢,我一言不发,尤其在今晚,我生病了,头疼、发烧、流涕、孤独、寂寞,想像城里人们慌张忙乱的生活井然有序,想象自己立身于兵荒马乱的江湖,大侠、布衣、商贾、显贵。看无数人性上演。


在这冷冰冰的城市,充斥陌生的面孔,陌生的我听不懂的口音,可我偶尔也会想想远在他乡的朋友,我会在每个有月亮的晚上站在山坡上接收信号,看看有没有新的信息,我只是想知道,走了这么远,跑了这么久,会不会还有人记得我。如果说你寂寞,其实我更难过。最后希望那些我未曾联系或很少联系的朋友们原谅,我生活得一塌煳涂,可从来没有忘记你们,如果说忘了,那是一百年后的事。


就这样,日子一点点地。像场斑驳的梦,我在里面独自偷欢。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