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一宁开直播一晚收入70万,吃瓜围观的秀场模式还能火多久?

佘晓晨 界面新闻
图片来源:unsplash
记者 | 佘晓晨
编辑 | 文姝琪
6月16日晚上,一个不常见的ID“iiiis”出现在抖音直播排行榜的前列——点开这个账号,你会发现这位主播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坐在屏幕中,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复网友的评论。
伴随着耳熟能详的流行歌曲,屏幕上涌现的越来越多的“音浪”和代表人气值的爱心。数字越多代表人气越高,“iiiis”得到的收入也就更加丰厚。最终,这位主播在2.5小时内获得了约70万人民币的直播打赏,前提是,她并没有进行任何直播带货和表演。
一切源于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的感情八卦。
几天以前,这位名叫孙一宁的网络主播“iiiis”公布了她和王思聪的聊天记录,王思聪追求主播的言语被网友戏谑为“舔狗”,几度登上微博热搜。
如果说微博和微信是这次事件传播的起点,抖音直播间则完成了流量的收割。流量的大风一吹,主播和平台之间则实现了一场双赢。

“话题”人物出现 


打铁要趁热。成为“热搜”后,孙一宁于16日晚上在抖音进行了一场直播。开播两个半小时内,直播间共收获了698.3万音浪(约人民币70万),观看人数1756万次,最高64万人同时在线。

这组数据在抖音直播间里不算最强,但足以证明王思聪制造话题的能力。毕竟在此之前,孙一宁在抖音的粉丝数只有不到80万,截至发稿时,孙一宁的抖音粉丝总量已超过400万。
同时,根据数据监测机构“今日网红”统计的数据,此前孙一宁在近3个月共开播41场,总直播流水加起来为人民币75.85万元。16日一晚的直播收入几乎相当于之前3个月的总和。
更重要的是,直播让此次事件再次发酵,聚集的流量促使孙一宁获得更多关注。
一位服务多个平台的网红机构人士告诉界面新闻,通常,如果他们为一个签约的KOL定下在抖音发展的方向,“日更”是非常基础的动作,更不用说高频率的直播。
但孙一宁的抖音账号显示,在入驻抖音一年多的时间里,她至今发布的短视频作品只有17个。
当然,这场直播的热度源自于突发的娱乐事件,但话题人物走进直播间却不是第一次。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网红鼻祖”罗永浩。作为极具话题度的商业人物,罗永浩入驻抖音直播采用的是和平台签约的方式,给抖音直播带来了直接的影响力,卖货之前就累积了超过200万的粉丝。在此之前,提起抖音直播,你很难想起一个类似于淘宝和快手上“薇娅”、“李佳琦”或者“辛巴”这样的标签。
在快手上,热点人物在直播上的尝试也屡试不爽。
去年12月3日,因短视频走红的藏族男孩丁真在快手进行了直播首秀,截止到12月3日晚上九点半,其快手账号就有了103.1万的关注,直播间人气也一度达到全国榜排名第4。

流量致富经:一场平台和主播的双赢? 


抓住了用户的注意力,然后呢?

熟悉产业链的人可能很清楚,一场直播的收入并非主播艺人一人享用,平台、主播和主播背后的机构需要进行利益分割。
至于具体的分成,一位直播MCN人士解释称,在抖音平台,达人的佣金比例约为50%-55%,机构的分成比例则为20%-30%左右,“具体需要看这家机构在抖音的业务达标情况”。
一位行业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据他了解,孙一宁并未签约抖音MCN,而是以个人主播的方式入驻了星图(抖音的广告合作系统)。那么,这场直播的利益方就简化成了主播和平台两方。
按照50%的比例来算,在这场直播中,孙一宁可以得到近35万的收入。
而对于不缺钱的平台来说,最重要的或许不是某一场直播带来的现金收入,而是热点人物带来的流量价值。
一位头部内容平台员工告诉界面新闻,在热点人物的直播中,平台最希望做到的是拉新用户和拉老用户回看。“这是最主要的考量。”在罗永浩之后,周杰伦这样的明星也在快手进行了直播首秀,当晚直播间互动总量达3.8亿。
除了直播当晚的热度,以“孙一宁”为关键词的内容也大量沉淀在抖音平台站内,大量头部的抖音红人也借此制作了相关的短视频。截至界面新闻发稿前,抖音的搜索推荐中,每6条中就有1个“孙一宁”相关的词条。
因此,即使我们难以确定孙一宁的直播是否为人为策划,平台对于话题的引导和流量倾斜也不难理解。
根据今日网红整理的数据,在进入直播间的观众中,有71%的用户是通过“直播广场、Dou+、feed投放等”方式进入直播间,仅7%来自孙艺宁的粉丝关注用户。此外,有99.35%的用户是首次在孙一宁的直播中发言。
值得警惕的是,“流量致富经”终归无益于健康的内容生态。适度的营销能够给平台带来宣传价值,长期来看也存在被流量反噬的风险。
曾经掀起舆论热潮的斗鱼“乔碧萝“事件就是一次前车之鉴。2019年,斗鱼主播“乔碧萝殿下”主播因在直播中露出真实长相,被人质疑用虚假形象欺骗用户。之后,多家平台封禁该主播。但之后,该事件被证明是一场商业策划,主播和幕后团队都共同进行了炒作。
讽刺的是,在事件发生之初,乔碧萝在12分钟的直播内实现过万的收入。调查结果公之于众后,斗鱼平台星秀颜值区仍活跃着大量“乔碧萝效应”的内容。
一位从事娱乐直播行业多年的MCN人士称,某一场直播或者某位主播的突然爆红,其实已经见怪不怪。换言之,即使是从业者,也很难辨别其中的真假——说到底,对流量起到决定作用的还是平台和“吃瓜群众”。
实际上,2019年直播电商进入爆发期,加上监管的影响,“秀场直播”相对被弱化。一位直播公会负责人曾告诉界面新闻,内容平台的电商兴起之后,平台会把流量往电商倾斜,娱乐直播整体的竞争也更加激烈了。
这一次,孙一宁证明了娱乐直播仍然有爆发的可能性。但问题在于,“吃瓜”围观的流量还有那么容易一次次被复制吗?

推荐阅读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