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场湛江穿令箭,我的嘴巴现在还在疼

院办five 跳海大院


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这天,湛江麻章的李叔照例走进庙里对着神像虔诚祈祷,随后毕恭毕敬取出一大把锋利的令箭。


这些在庙里封存了三天,被神加持过的令箭,将在几个小时之后活生生刺穿数十个人的腮帮子,完成湛江地区一项年例游神的传统艺能。


年例:是粤西人民过年的传统贺岁方式,是群体性的祭祀活动,一般在元宵节前后举行。


这便是穿令箭,遗落在湛江这块隐秘角落上的神技,是湛江原住民们的一场大型行为艺术。


有幸亲眼看过穿令箭的人,再看春晚上刘谦的魔术表演都会觉得索然无味。也有人说大卫·科波菲尔没在中国看过湛江的穿令箭,是他的损失。



在围观者一分一秒都不曾流失的目光中,表演者将锋利的令箭从腮帮刺穿,他们用这种硬核的方式收割外地人的心惊肉跳,不过像只是在嘴边叼了一根五叶神一样风轻云淡,宠辱不惊。



整个过程,他们的脸上不曾出现一丝痛苦,没有伤痕,没有流血,好像这些令箭天然就长在了那里。


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明明扎的是自己的腮帮子,但疼痛却开始在你的腮帮发作,牙根发软,甚至看了想报警。



这些令箭多数由银或铁制成,有粗有细,细的如织毛衣的针,粗的则有三五斤重,像东海龙王送给孙悟空的定海神针。


但无论多粗的令箭,在他们的眼中都不过只是一根绣花针,穿过腮帮的瞬间立刻在人群中引起“哇”声一片。




“看他穿第一根时,我的腿开始发软,等到他穿完第三根,令箭没有摧毁他的腮帮,却彻底摧毁了我二十几年搭建的世界观。”


来湛江过冬的东北彭于晏第一次领略到了岭南这片热土的野性。



当令箭安稳和腮帮成为一体之后,令箭表演者便长满在供奉神像的轿子上,用手扶着外露的令箭游行三四个小时,接受所有乡党的注目。


他们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像尊被令箭封印的蜡像,与周围的喧嚣格格不入。



“第一次远远看见穿令箭游神,我以为他们都在拿着串串吃烧烤”。


这是我离开湛江之后,在qq空间写下了旅行日记,试图告诉下一个去湛江看穿令箭的人,不要被自己的无知消解神秘。



这些令箭曾刺穿过几岁小孩稚嫩的脸庞,也曾在布满岁月风霜的脸上刻下神的旨意,这几乎成为了湛江男性的成长记忆,甚至有人一穿就是十几年。



“穿令箭到底疼不疼”、“穿令箭会失手么”,每一个被穿令箭震碎三观的人,都迫切想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但在互联网上根本无法找到一个因为穿令箭失手而引发的“血案”,反倒是一个个关于穿令箭的揣测弥漫在互联网上。



有人试图用魔术的原理来解释穿令箭,认为令箭由两部分组成,实际并没有刺穿脸部;


也有人从穿令箭表演者们呆若木鸡的表情中推断他们事先打了麻药。



但较为普遍认同,更接近科学的观点是,人体脸部存在着血管黑洞,那里血液较少,肌肉紧绷,是穿令的飞地。


广东省民俗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也坦言,穿令就像打耳洞,也许第一次会疼,但往后都在原地穿过,就不会再感觉疼。



问穿令箭疼不疼,就像问接吻爽不爽一样,只有亲嘴试过的人才知道。所以院办也没亲自试过,不敢妄下定论。


但即使外界关于穿令箭的解释再多再科学再逼真,在穿令箭的语境下,没有人能够比湛江人更理解它。


淳朴的湛江人有着一套自己的神灵观,他们坚信穿令箭之所以不受伤害,得益于神灵的保驾护航。



所以勇敢的湛江人民将能够表演穿令箭视作一种幸运,他们争先恐后想要穿着令箭站上神轿。


一般来说,湛江的令箭分为下令和护令。下令被认为是祖公上身后穿的,只能由精挑细选,被神征召的“神童”穿。


神童必须在穿令前三天开始斋戒吃素并沐浴净身,穿令取令时跪向供奉着神像的轿子虔诚祷告,祈求神灵保佑万无一失。


取令


而护令则是自愿的,人爬上轿顶之后拍打轿子或颠轿来唤起神灵显现,保佑村子的平安幸福。




湛江人对于穿令箭的狂热已经成为了一个习惯和信仰。


《羊城晚报》的一份调查报道曾提及记者在湛江农村走访时发现,事实上,还是有一些小孩的脸上会遗留穿令箭的痕迹。但在他们看来,这些疤痕是幸运的象征,他们自愿接受穿令箭的疤痕来为自己和全村祈福。



而且据说每逢年例期间,曾经穿过令的湛江人的腮帮就会不自觉的集体发痒,只有再穿一次令才能得到抚慰,可以说穿令成为了湛江人过年的一种瘾。



没有人能说清湛江的穿令箭起源于何时,湛江人或许也不想去考据,只知道他们的上一辈,上上一辈就是这么过来的。


于是他们遵循着老祖宗的传统,克服第一次的恐惧,一年又一年,世世代代试图用穿令箭让身体的受难来祈求村子的平安。



作为中国大陆最南端的城市,这里自古以来被认为是南蛮之地、贬谪之地、流放之地。


穿令箭同时也在向神灵和祖公证明,他们不怕吃苦受难,他们敢于迎难而上,就像千百年来他们与雷州半岛上恶劣的自然环境抗争的那样。



年例上,同样令人毛骨悚然的翻刺床也是同一种信仰下的仪式。


这些布满坚刺的荆棘床,钢铁侠看了都怕把自己刮掉漆。而毫无畏惧的湛江人就这么赤裸着上身在上面若无其事的翻滚,似乎每多滚一寸,就能得到神灵多一分的庇佑。



在翻滚的过程中,即使疼痛难忍,即使伤痕累累,他们也绝不会说一声不。


仪式完成之后表现出来的喜悦和满足感,仿佛他们翻的不是刺床,而是柔软的席梦思。



外人也许很难理解这一份信仰,甚至投去鄙夷的目光和苛责的言语。但只有生活在这里的湛江人才能懂得自己的这一份虔诚。


正如人类学家葛劳德所言,生活最大的危险就是一个空虚的心灵。


当东部的珠三角发展日新月异,粤港澳大湾区的GDP风生水起,身处粤西的湛江,在元宵节时依然不紧不慢地进行着他们的年例游神,令箭照样穿,刺床也得翻。


因为无论如何,传承、信仰和期待都不能丢。


参考资料:


[1]《广东雷州半岛穿令民俗调查:孩子自愿接受疤痕》,

news.ifeng.com/mainland/200903/0317_17_1065087.shtml

[2]湛江小楠哥,粤西越味,知农人生哥,湛江纵横哥,西瓜视频,

www.ixigua.com

[3]和寮网,《揭秘粤西年例习俗“穿令箭”,钢针穿腮令人心惊肉跳!》,

/s/dwPqJ6M-hH0-iEh42dFX-w


院办已尽力寻找每张图片的来源,如仍有侵犯到你的权益,请在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做出相关处理。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