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民俗学:近三十年交叉研究走向(上)

沈梅丽 陈勤建 民俗学论坛
点击上方民俗学论坛”可订阅哦!
摘  要:1980 年代中期,“文艺民俗学”以关注文艺学与民俗学的交叉研究跻身为文艺研究新方法理论之一。近三十年“文艺民俗学”理论阐释和研究实践表现为两种学术取向与研究路径:一种为侧重发挥民俗学方法理论在文学文本研究中的工具性,分析作品风格、勾稽民俗史料等;一种则是以“人的文化存在”、“文学即人学”等为理论支点,关注从文学发生学角度挖掘其内部民俗学机制的存在进行深层关系研究。文章以此为考察对象,侧重阐释第二种文艺民俗学理论生成动因,对其交叉研究的路径、成果以及不足进行系统析评。
关键词:文艺民俗学; 交叉研究; 学术反思
Title: Folklore in Literature: The Trend of Inter-disciplinary Research in Latest Thirty Years
Abstract: “Folklore in literature”, one of the theories of the new method for literary research in theory, focuses on the interdisciplinary study of literary and folklore in the mid-1980s. The research practice and theoretical explanation on the theory of folklore in literature in latest nearly three decades shows two kinds of academic positions and theoretical orientations. One pays more attention to playing the instrumentality of folklore theory in the study of literary text, analysing work style and checking folklore information; One pays close attention to doing relationship research on digging the existence of the internal mechanism of folklore in literature from the genealogical perspective, and the problems of the possible methods of literary study and so on. The second is based on the theories, such as the key words “human culture” and literature is to study of human. This thesis takes two kinds of trend as the investigation object. It pays more attention to making a interpretation for the second generate motivation of folklore in literature, and makes a systemic evaluation of study paths, outcomes of the interdisciplinary study of folklore in literature and the shortages existing in the present research.
Key words: folklore in literature; the interdisciplinary study; academic reflection 
三十年前民俗学研究恢复时,与民俗学相关的研究,在时代学术思潮的推动下也纷纷亮相。其中以文艺民俗学为标杆的文学与民俗学的交叉研究就是其间的一道风景线,近三十年这种交叉研究可谓风生水起,取得了可喜的成果。检索近三十年相关论着,数量颇巨。据不完全统计,仅中国知网所载关于民俗学与文学、文艺理论、美学的交叉研究论文就多达万计;通过检索读秀及国内人文类出版社出版书目,粗略可以看到相关的专着有两百多部。此外,在诗词、小说、古文等作品选本中也出现了专门的“民俗”类别,诸如民俗诗、民俗小说及民俗体骈文等。
一、文艺民俗学理论生成动因
文艺民俗学作为二十世纪以来的文学研究、批评的理论,目前主要存在两种立场,一种以陈勤建教授建构的文艺民俗学理论为代表,其理论特点主要是从内部挖掘文艺生成、发展中的民俗机制问题,注重文艺、民俗两者间的关系研究;一种是以文学作品为考察文本,对文本中的民俗事象进行归纳、分析或文献勾稽,侧重于文艺中的民俗现象梳理分析。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到九十年代初,是前一种理论即陈勤建教授“文艺民俗学”从酝酿到体系建构的生成期,以1986年《文艺民俗学发生论》的刊发为标志到1991年《文艺民俗学导论》着成,体现了该理论体系的建构,究其生成动因,可述略如下:

首先,时势所然,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国社会改革开放、思想解放,也引发了人文社会学科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学术局面,国家“八五”规划重大项目、规模甚大的文艺新学科建设就是其中的一个浪潮。“文艺民俗学”理论即在这一学术大背景下应运而生,成为八九十年代得到学界普遍认可的文艺研究新方法论之一。一九九一年初,着名学者教授徐中玉先生评述时,肯定了陈勤建建构的文艺民俗学理论“每无先例可循”、“创社会主义学术之新”的学术价值,“其作用无论对创作实践和研究实践都有好处是肯定无疑的”。徐先生认为,文艺研究与民俗学研究的关系是“融会则俱利、违离则两伤”,他说:

从文艺的起源、发展、演进、改造,以至全面地把握文艺作品的各种功能,与夫文学能在哪些方面、何等程度上影响社会的进步和人民的素质,文艺创作如何更能获得广大的知音,成为人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滋养,都同民俗学的研究有非常密切的、融会则俱利,违离则两伤的作用。长期以来对民俗学的忽视,应该说是文艺学研究所以未得开拓、深化的原因之一。反映论的原则一旦脱离了人民的日常生活及其种种具体表现,容易成为概念化的空壳。

其次,八十年代高校学科建设与学缘因素。1980年代初期,时任华东师大中文系主任的徐中玉教授根据学科建设需要,先定文艺学青年教师陈勤建为民间文艺理论家罗永麟先生助手,随后派遣其赴京跟随钟敬文教授学习民俗学,使他从文艺理论的教学研究转向民间文学、民俗学。这一机遇下的学科交叉极大地开拓了他的学术视野:从深层的结构观察,文艺民俗学的建构,在于民俗是人俗以及民俗与文学有着天然的血缘联系。传统的观念,民俗是乡民农民的土特产,但在实际中,城市居民也有民俗。民俗因人而生,是人类永恒的的伴侣。这一民俗理念的确立为文艺和民俗构建了天然的联姻。文艺学和民俗学所研究的对象有着内在的同一性。按照陈勤建所构建的民俗学眼光,在群体生活中的每一个人,其语言、心理、行为不可避免地打着民俗的烙印。文艺学以人为自己的主要描写对象,民俗学则以人的民俗为自己的研究对象,文艺要描写人,离开了人的民俗,人物形象就欠准确、真实和生动。人的情感,并不是某种传声简式的抽象物,也不是某一特定情态的翻版,它有着一定的结构层次,伴随人生蕴量丰富的民俗文化是支撑其生命的内核。文艺刻画人,不揭示制约人主体情感的民俗因素,就不可能真正勾勒出黑格尔所说的“这一个”。民俗与人生的难分难解,势必左右着文艺对人生的勾勒。民俗与文艺在表现人的问题上有着同类的复合和交叉影响。在发生学中,民俗与文艺都经历了主体心理机制与客体事物之间反复的双向交流,同样需要情感的激发和事象的展现,形成了特殊的联盟,人类社会文艺发生阶段,文艺与民俗有着母女的血缘联系。文艺到了专家手里,独立发展了,可是民俗母体对她的滋润和影响始终未能中断。任何文艺,在总体上都受到一定民俗文化的制约,世界上不存在超越人类民俗文化的文艺作品。

再次,民俗学作为他学科的理论方法被运用于中国文学的交叉研究,局面的形成,在学术传统上主要源于二十世纪前期胡适、顾颉刚、闻一多、赵景深、郑振铎等前辈学者援引民俗学入文学、史学研究的传统;明清以来国外汉学研究民俗视角的影响也应当考虑进来。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始民间文学的复兴及文化研究思潮的双重影响下,学界提倡文学与民俗学的交叉研究,倡导者中不乏新中国乃至新时期各学科建设的领头人。钟老以其打通文学、民俗学二学科的通识之力倡导民俗学视野下的古典文学、民间文学研究,相关两篇重要论文是:《〈民俗学与民间文学〉:一九七九年七月在北京师大暑期民间文学讲习班上的讲话》、1985年6月《〈民俗学与古典文学〉:答〈文史知识〉编辑部同志访问的谈话记录》,提出民俗学与古典文学的交叉研究。同在八十年代,王瑶先生对当时文学研究多“从文化层次研究现代文学”,即研究者“注意汲取与文学相关的其他社会科学如历史学、社会学、民俗学、民族、宗教学、心理学、语言学、伦理学等学科的成果”这一现象作出概况批评时,也是抱着乐观其成的态度,因其授业师闻一多、朱自清诸先生的影响,王瑶先生对文学研究的“历史文化”、“历史的比较”视角和方法相当重注。考察新时期初期学术研究状况可以看到,不仅有像钟敬文、王瑶诸先生在理论上提倡文艺与民俗等学科间的交叉研究,实际的文学研究中民俗学视角也并非少见。
二、文艺民俗学交叉研究的路径
具体分析三十年来的相关论文、着作,民俗学与文学的交叉研究,其研究路径主要可分为两种:

(一)、运用民俗学的方法理论进行文学研究,探究作品的生成、风格及作品中的民俗解读等诸多问题。

所谓运用民俗学方法理论进行文学研究是指将民俗学一般方法与特殊方法运用到文学研究中,民俗学一般方法有两种:归纳法和演绎法。具体到文学研究中来说,这两种方法大体是指从文学作品中进行民俗事项的梳理、归类,其目的有二:一是为社会史研究所用,填补非文学的历史文献记录不足;二是再结合文学自身特质进行民俗的文学功能研究。民俗学特殊方法一般包括田野作业法、历史研究法、比较研究法和结构分析法几种。运用民俗学特殊方法研究文学在近三十年的成功范例也不少。

近三十年文学研究中民俗学理论方法的运用,前二十年较多集中于诗经学、楚辞学、唐宋诗词以及元明清小说戏曲等古典文学的研究中。古典小说研究中尤以世情小说如《红楼梦》、《金瓶梅》、《醒世姻缘传》及拟话本小说《三言两拍》等经典作品为主。而像乐府、杂剧、敦煌文学等较之于文人文学,其民间渊源深厚,研究者从民俗学入手者明显居多。

现当代文学领域里的交叉研究则多以鲁迅、老舍、沈从文、邓友梅等人的经典作品,以及乡土小说、寻根小说等作品为探讨对象,并出现了一批日后在现当代文学研究史上卓有成就的中青年学者,如朱晓进、钱理群、杨剑龙等人,他们在鲁迅研究中皆有民俗学的观照。

具体来说,民俗学与文学交叉研究有几种辟径角度,一者从文本角度、作家或创作角度、阅读角度等切入来解读作品中的民俗意象、民俗描写,勾稽出作品中的民俗内容,并关注通过作品阅读而获取的地方知识、民俗知识;另者,风骚诸学中运用民俗学的历史研究、比较研究法作为二十世纪初以来的传统研究路数取得了不少成果是有目共睹的,其他文学领域如明清小说、唐宋诗词等因此法而开辟了如民俗主题学的深入研究。

新世纪来的十多年里,在前二十年的研究基础上继续深入,作家、作品的研究范围有很大拓宽,如将民俗研究视角带入外国文学及比较文学研究,但具体研究方法及理论运用并未有更多更新的突破。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新时期开始后的文学研究引入民俗学视角成为一种比较流行、热闹的现象,但这种视角大多数集中于作品研究,因此国内学界在对文学研究现状中过于注重文本现象的学术史反思中,1998年王一川教授提出“现代诗学”应具备和掌握“‘整体文化’视野和民俗文化基点的修辞论诗学”,而他所提倡的这一“视野”和方法是在综合考察了钟敬文先生的诗学理论后提出的。1997年袁行霈教授则从文学史学角度提倡将民俗学方法作为提升文学史研究的一个路径,他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社会科学·文学史研究的前瞻》一文中呼吁治文学史应加强“田野考察和民俗调查”,并将其作为文学史研究的五种方法之一,他说:“这里所谓田野考察是指用实地调查的方法,从现存的遗迹以及活在民间的传说、习俗和演出中,寻找文学史的资料。”“如果文学史研究者亲自从事这项工作,把案头的工作和田野的工作结合起来,和民俗学、民间文学结合起来,也许能开辟一块新领域。由于社会的急剧变革,许多传统的艺术正在消失,这类考察实际上带有抢救的性质。现在不做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二)、文艺理论层面上进行文学与民俗的理论探讨。

上世纪八十年代前期,从文艺理论层面探讨文学与民俗的关注点主要集中在民俗学的文学作用、文学作品中的民俗审美等问题,如司马云杰《聊向村家问风俗:试谈民俗学的文学功能》与王献忠的《论民俗学的文学功能》两篇论文探讨了文学作品中民俗描写的文学功能问题。费振钟《论民俗描写与小说创作》、李惠芳《民俗研究与作家创作》等论文从作家创作等实践层面探讨了作品风格、意境、人物、结构等方面的民俗特质。

宋德胤《文艺民俗纵横谈》提出“文艺民俗的描写问题”即“文学作品如何去反映着现实生活中客观存在的民俗现象”,探讨了文学作品中民俗描写的一般特征及文学效果。真正从文艺理论层面讨论文学生成内在的民俗机制则是陈勤建教授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陆续发表的几篇论文,即《文艺民俗学发生论》、《文学创作与民俗生活相》、《文艺人学观的民俗建构》。

90年代初期,三种“文艺民俗”理论专着问世,1991年有陈勤建着《文艺民俗学导论》、宋德胤着《文艺民俗学》、1993年秦耕着《文艺民俗学》。这三种同名为“文艺民俗学”的理论专着代表着两种不同的理论走向:陈勤建《文艺民俗学导论》的宗旨,主要在于提出“文艺人学观的民俗建构”基础上探讨文艺与民俗间的内在关系。宋德胤《文艺民俗学》、秦耕《文艺民俗学》将文艺民俗的描写问题、文学如何反映民俗等作为探讨对象,这种反映论式的理论视角下文学作品多数难免被作为钩沉社会民俗事项的文献资料。

陈勤建“文艺民俗学”从文艺理论视角出发,注重生活民俗摄入文艺作品后它对文艺的影响,认为文艺中的民俗已和生活民俗不一样,它成了文艺作品中水乳交融的有机构成体。文艺在发生学、创作论、批评史等各个环节里,都受到了民俗特有的灌溉,文艺民俗学主要应以民俗对文艺发展影响的规律为自己的研究对象。它的理论基础在于借鉴德国哲学人类学家兰德曼“人的文化存在”哲理,提出了“人的文化存在”是“以民俗文化为核心基础结构的存在”,这是一种新的人学观。文学是人学,依据这一人学观,我们认识文学也就离不开对相关“民俗文化”的分析。由此,“文艺民俗学”确立了必要的人学理论基础。

近三十年里,从文艺理论或美学角度涉及相关理论问题的论着还有:宋德胤《民俗美论》、王康《民俗学与美学的关系》、 吴功正《中国文学美学》部分章节论及文学美学中的民俗问题、赵德利《文艺民俗美学》、李明泉《民俗审美学》、朱希祥《中国文艺民俗审美》,朱着从美学角度审视文艺的民俗审美问题,可谓为文艺民俗学理论的深入研究。
   原文刊载于:《文艺理论研究2014年第2期,第85-91页。
   注:参考文献和注释详见原文
免责声明: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与本号无关。
版权声明:如需转载、引用,请注明出处并保留二维码。

置顶公众号
无论何时与何地,
不错过任何信息。

编辑团队
民俗学论坛
顾问:叶    涛    巴莫曲布嫫
            施爱东
主编:王晓涛
副主编:彭佳琪    崔若男
责任编辑:彭佳琪
图文编辑:吴凡

民俗学论坛
    微信号:folklore-forum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投稿 | 合作 | 交流 | 联系
[email protected]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