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卖假毒品,却浑然不知

曹进文律师 慎独法律办公室



 毒品犯罪历来是我国及世界重点打击的犯罪,然而毒品却在中国屡禁不止。吸毒了,过几年又出现在荧屏上,热度不减歌手吸毒了,作品仍在被传唱;后来慢慢演化成,但凡是一个名人吸毒后还还能上一波热搜。后来吸毒就成了生活枯燥,追求艺术与灵感的灵丹妙药这种追求刺激惊险行为也就成了少部分未成年人竞相追逐的方式当有一,某个未成年吸食毒品欲仙欲死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吸食的竟是假毒品



公平正义  / Legal focus

Women's Day

案件分析

    2020年10月8日。19岁的小王向17岁的小李出售2包价值2000元的“k粉”,小李吸食完后觉得有种飘逸的感觉,后被警察巡逻时察觉有异样,遂进行尿检呈阳性,后进一步查明整个贩毒过程,随后发现小王向小李贩卖的毒品成份是氟胺酮,并非当时毒品名录的毒品,那么小王是否构成贩卖毒品罪?

办案思路

    从法理上分析,本案根据小王贩卖毒品时的认知可能涉嫌两种罪名,具体以案件真实情况为准。

一种是行为人故意以假充真或明知是假毒品而贩卖获利,此时行为人故意以假货冒充毒品贩卖,纯属欺骗,为诈骗罪;

 

另一种是行为人完全不知是假毒品,以为是真的毒品进行贩卖而获利,这种情况下,行为人虽然卖出的是假毒品,但他主观上具有贩卖毒品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贩卖毒品的行为,故应定为贩卖毒品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本案属于第二种,小王误以为是毒品而予以售卖,到底是否涉嫌犯罪,应当从犯罪构成来予以详细分析。

     

(一)王某具有贩卖毒品罪的主观故意


     成立贩卖毒品罪,行为人应当具有明知及希望或放任危害结果发生的主观故意。行为人一方面需要认识到贩卖的对象为毒品,另一方面需要认识到其行为必然促成毒品交易的实现,违反国家毒品管理制度,进而导致毒品流入社会,危害公众健康的结果。


    本案中,王某某经与李某某联系,后将自认为是冰毒的白色物品以扔包方式交付李某某,虽然王某某实际贩卖的是不含任何毒品成分的假毒品,但由于其主观上认为交易物品系冰毒,从其独立认知的主观角度出发,其具有贩卖毒品罪的主观故意。


(二)王某某实施了贩卖“毒品”的客观行为


      刑事责任的评价关键在于客观的行为及其产生的危害 ,如果行为人仅有贩卖毒品的意思,没有实施任何的行为,则无论其主观故意指向的毒品是真是假,都无法被刑法所规制。


     贩卖假毒品的情形,必须是行为人意志所控制的行为,才能成为刑法评价范围内的行为,否则有主观归罪之嫌。本案中,王某某先通过微信与李某某进行联系,在毒品交易前约定交易的时间地点,收取李某某支付的人民币2000元,并为逃避侦查使用“东西”“一个”等代称对交易的毒品种类及数量进行约定。在毒品交易方式上,使用“扔包”这种隐蔽性强、不易被察觉的方式,这些行为是其在贩卖毒品罪主观故意支配下实施的犯罪行为。


(三)王某某贩卖假毒品行为系由于极其偶然的原因导致


     经查,民警自从上游查获2包毒品(重量从0.1克至0.71克不等),均封装于透明塑料袋内,符合贩毒者零包贩毒的特征,王某某应当对毒品的外观等属性具有一定程度的辨识能力。



(四)王某某的行为很大程度上具有可能造成法益侵害的危险


     依据前文所述,王某某购买假毒品系由极其偶然原因导致,根据客观的因果法则,从其购买的方法、途径及价格分析,很大程度上能够购买到真毒品,只不过在本案中假毒品氟胺酮的特殊化学属性,偶然导致王某某对此不知情。王某某的行为从整体上看,存在有可能造成侵害法益的现实危险,并且可能性较大,偶然没有发生危害结果的情况不应当否定其整体行为的危险性。因此,王某某的行为应当认定为贩卖毒品罪。


      另查明,公安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发布《关于将合成大麻素类物质和氟胺酮等18种物质列入<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增补目录>的公告》,决定正式整类列管合成大麻素类新精神活性物质,并新增列管氟胺酮等18种新精神活性物质。公告自2021年7月1日施行,氟胺酮正式被认定为毒品。显然,本案发生在2020年10月,根据从旧兼从轻的原则并不适用规定。



案件反思

      只要触犯国家法律,不论你懂不懂法、有没有专业知识,都必将受到法律严惩。对于毒品犯罪,更是零容忍,不论数量、毒品纯度,但凡是毒品,必将严惩不贷。



曹律师

微信号|13092776377

克己为善 利人致远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