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前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女老师,现在后悔了吗

网易公开课

以下文章来源于网易科技 ,作者朋朋

网易科技 .

网易科技频道,有态度的科技门户。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2015年的一封十字辞职信,将一位中学女老师,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她就是顾少强。


时代心理认同带来的爆红之后,顾少强拒绝了百万代言和各种赞助,带着自己攒的一万一千元以自己的方式开启“看世界”的方式。


六年过去了,她都去看了哪些世界?


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独有的观点看世界。在网易新闻携手中国移动重磅打造的全新演讲IP“未来公开课”上”,顾少强说,辞职六年多了,她始终知道,自己是谁,要什么,不要什么。


顾少强在节目现场分享了自己爆红之后,拒绝天价代言的资助的故事。


“也许,在座的各位,就曾看到过这封辞职信,又或者,转发过,和朋友在茶余饭后聊起过。一时间,铺天盖地都是关于我的新闻。一瞬间,我变成了一个拥有阿拉丁神灯的灰姑娘。各种环游世界的邀约、旅行外景主持人、拍广告、做代言,甚至,还有无条件支持我旅行的,只需要我说三个字:没钱了,然后,银行卡里就会出现好多数字。”


“我拒绝了一个游戏广告的代言,一百万。首先,我不喜欢他们呼唤我的方式——一群年轻男子,赤裸上身,穿着紧身牛仔裤,喊我出来做代言。似乎给人一种错觉——要用这样近乎‘色情’的方式,顾老师才会出来应战。其次,我是一名老师,心理咨询师,我见过太多因沉迷网络而放弃学业、辍学在家、甚至和父母动手的孩子,我曾经用尽全力去帮助他们和他们的家庭走出困境,所以,在我的世界里,此刻,我无法为了那一百万,站出来说:快来玩儿啊,这个游戏真好玩儿。”


她认为自己是一个挺“轴”的人,凡事都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有人好奇:他们是如何联系上你的呢?(笑)我辞职后一直没换电话号码,原因有两个:第一,出去旅行,游山玩水,中国移动的信号实在太好了。第二,预存的话费还没返还完,这样的优惠不能不要。”


2016年12月9号,顾少强有了一个女宝宝,诞生在古镇,人称‘古镇一姐’,几乎全镇子的人都认识这个胖乎乎的孩子,她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妈妈,“有人质疑我,你也没去看世界啊?其实我马不停蹄。从孩子三个月大,我就带她一起看世界。迄今为止,除了新疆西藏,其他省份,她都去过了。我希望有一天她有了记忆的时候,第一个记忆,就是关于旅行的记忆。我一直坚信:如不观世界,何来世界观?”

 

顾少强认为,物质的山水是世界,人类的精神也是世界,在旅行的途中,发现别人,认识自己,最终找到属于自己的世界。

 

在节目中,顾少强还表述了自己的观点,我可以接受自己慢慢变老,但是不能接受自己变丑、变胖、变无知、和这个世界最终失去连接。


 “我们无法抵抗Grow  old,都会慢慢变老,但是我们可以用一种向上的力量,积极的人生态度,去抵抗那种下坠的Grow down。


有人问我,为什么你会如此热爱生活?我想说,这一切都要感谢我的家庭给我的教育,我们家里的每一个人,都保持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认真努力地生活,终身学习,终身成长。”



“未来公开课”定位于青年人认知进化第一演讲品牌,以“看见自己、看见未来”为Slogan,探究科技未知、分享青年成长,旨在打造“中国版TED”。



世界那么大,我凭什么去看看

 

大家好,我是顾少强。


一切,都是从一封辞职信开始的。2015年4月13日,我随手写下一封辞职信,只有短短十个字“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转身离开,工作了11年的校园,和那座,生活了35年的城市。


三天前,是我辞职前的最后一节课,主题是《写给未来的信》。我让一群初一的孩子给两年后的自己写一封信,也许,这场跨越时空的对话,可以解决他们,未来面临中招考试的问题。


当所有孩子兴奋地给自己写信的时候,我站在讲台上,想:对我来说,两年时间太短了。如果是20年呢?20年后,我到了退休的年纪,会是什么样子?我有太多的梦想,不希望人生就像站在街头看见巷尾一样,教师这段人生经历已经足够饱满,接下来,也许我可以尝试别的生活。


于是在那堂课结束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决定:辞职。


我抱着讲义站在教室门口的大树下,那是草长莺飞的春天,大树枝繁叶茂,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射下来,照在我的脸上。那一刻,我在想:从今天起,我要开始一段新的人生旅程了,自由和快乐,充满了每一个毛孔,那种感觉,太棒了!


也许,在座的各位,就曾看到过这封辞职信,又或者,转发过,和朋友在茶余饭后聊起过。一时间,铺天盖地都是关于我的新闻。一瞬间,我变成了一个拥有阿拉丁神灯的灰姑娘。各种环游世界的邀约、旅行外景主持人、拍广告、做代言,甚至,还有无条件支持我旅行的,只需要我说,三个字“没钱了”,然后,银行卡里就会出现好多数字。


我拒绝了一个游戏广告的代言,一百万。首先,我不喜欢他们呼唤我的方式——一群年轻男子,赤裸上身,穿着紧身牛仔裤,喊我出来做代言。似乎给人一种错觉——要用这样近乎“色情”的方式,顾老师才会出来应战。


其次,我是一名老师,心理咨询师,我见过太多因沉迷网络而放弃学业、辍学在家、甚至和父母动手的孩子,我曾经用尽全力去帮助他们和他们的家庭走出困境,所以,在我的世界里,此刻,我无法为了那一百万,站出来说:“快来玩儿啊,这个游戏真好玩儿。”

 

我是一个挺“轴”的人,凡事都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有人好奇:他们是如何联系上你的呢?(笑)我辞职后一直没换电话号码,原因有两个:第一,出去旅行,游山玩水,中国移动的信号实在太好了。第二,预存的话费还没返还完,这样的优惠不能不要。

 

在天上的大馅儿饼不断掉下来的时候,我,消失了三个月……


有人会问,你去了哪儿呢?

 

我去了乌镇。已经记不清楚那是第几次去乌镇了,一次又一次的去,是因为一个人——乌镇的傅叔叔。从2005年第一次住在傅叔叔的民宿开始,他仿佛就变成了我的娘家舅舅,逢年过节打个电话,有时间,就去他家住几天。傅叔叔会给我烧小菜,拿出他的“三白酒”喝到凌晨。我带朋友去过他家,几杯酒下肚,这个不善言辞的中年男子却赢得了所有人的喜爱,喝醉了,大家就一起躺在桥上看月亮。有一年过年给他打电话,问起傅阿姨,叔叔沉默了三秒钟,说:“阿姨走了。”从此以后,傅叔叔再也没有喝过“三白酒”,他终于听了阿姨的话,戒了酒,可是这种听话,让人心疼。


在乌镇,还有一个阮老爷子。认识他的时候,差几个月还不到70岁。去的时候多半是夏天,他穿着干干净净的白背心,满头白发,精神抖擞。时间久了,老爷子会给我讲起,他们家以前在西栅住的时候的故事。


辞职后再去,他问我,要不要去乡下玩玩?于是,一辆电动车,后面带着我,前面带着狗。他提着篮子跑到田间地头给我摘桑葚,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新鲜采摘下来的桑葚。后来,我写了第一本书,邮寄给傅叔叔,让他转给阮老爷子一本。傅叔叔说:“老爷子,已经走了。”时到今日,我依然记得那个盛夏的午后,他在树下,给我摘桑葚,一回头,笑容温暖。


我还去了南浔,在那里认识了一个开客栈的阿芳姐,一个大大咧咧,有点江湖侠义的姑娘。从一开始关于住宿费的讨价还价,到后来的,她让我搬到她的房间同住、她的妈妈认我当干女儿,我只用了半天的时间。


每天清晨,就听到干妈在河对岸敲着灶台大声喊:“阿芳,阿芳,起床了,过来帮忙包馄饨!”我之所以深受干妈喜爱,是因为,我会包馄饨,还会给她唱越剧。有时候阿芳姐都会吃醋地说:“哎呦,小顾啊,我妈对你,比对我好太多啦!”有时候从上午唱到中午,几出戏唱完了,一大盘小馄饨也包好了。到了午后,干妈还是舍不得去睡觉,让我再唱再唱,就会被阿芳姐赶到阁楼上去。


因为家庭的原因,我从小就喜欢越剧,辞职后的那段时间,恰逢小百花在杭州连演三场,我就马不停蹄地赶到,买了最贵的票,一场没落。我喜欢越剧,喜欢茅威涛,也从茅老师的戏里,看到了陆游与唐婉的“沈园”、范曾的“天一阁”,阿炳的“二泉映月”。当我有幸见到我的偶像时,也会激动得热泪盈眶。

 

我喜欢行走在路上,不断遇到有趣的人,成为朋友。旅行,也让我,找到了自己。


旅行,是我很早以前就有的爱好了。辞职以前,我就去过好多地方。为了看梵高的《鸢尾花》,我去了美国的盖蒂美术馆;美国比弗利山庄喝一个下午茶,好莱坞看日落、柬埔寨看“高棉的微笑”、在敦煌的鸣沙山躺在死去的胡杨树上、莫高窟里面莫名的大哭一场、骑行在大理的洱海、为了看中国的最后一个茶馆,去了安徽的临涣古镇……

 

辞职三个月后,我选择了成都,定居古镇,开了一家民宿,从女教师,摇身一变,成为了客栈女掌柜。至于为什么会是成都?又为什么是街子古镇?


其实很简单。我只考虑此刻的那个我,要什么。


选择,就变得格外简单:清新的空气、新鲜的蔬菜瓜果、悠久的历史、淳朴的民风、有山有水、离城很近,离尘很远。一屋,两人,三餐,四季。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2015.4.13——2021.5.28辞职六年多了,我始终知道,自己是谁,要什么,不要什么。

 

然后,她来了,她来了!

 

2016年12月9号,我有了一个女宝宝。她诞生在古镇,人称“古镇一姐”,几乎全镇子的人都认识这个胖乎乎的孩子,我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妈妈。

 

有人质疑我,你也没去看世界啊?其实我,马不停蹄。

 

从孩子三个月大,我就带她一起看世界。迄今为止,除了新疆西藏,其他省份,她都去过了。我希望有一天她有了记忆的时候,第一个记忆,就是关于旅行的记忆。我一直坚信:如不观世界,何来世界观?


那么,什么是世界呢?世界,其实包括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物质的山水是世界,人类的精神也是世界,是更为广阔的世界。旅行,应该和空气一样,贯穿一生,在旅行的途中,发现别人,认识自己,最终找到,属于你的世界。

 

我得了一种病,不折腾,会死的病。


我曾经当过酒吧歌手、做过背包客、体验过搭车去大理、会自己拧气球赚钱挣路费。39岁那年,我还学会了滑滑板。


我还有太多梦想……瑜伽、半马、围棋、手作、潜水、跳伞、古琴、洞箫、爱尔兰哨笛、缝纫、托福、第二本书、芭蕾……

 

如果用一种动物来比喻我,我觉得自己更像是,一头小鹿。茂密的森林里,小鹿在成长的过程中,一定会有乱撞的时刻。没有谁能够年少持重,像一头老牛一样安静。年少,一定会有轻狂。我在森林里面欢快的蹦蹦跳跳,一定有乱撞的探索的阶段。但是经过不断的探索之后,我知道,我的头撞到了岩石会痛,我的脚踩在青草上,会感觉到柔软。我仰起头来去看那些树,树很高。但是过两天,我又长高了一点点,能够吃到最下面的树叶。


再过几天,我吃到了上面更大的果子。我不断的生长,不断的探索,也在不断的知道,什么是可以的,什么是不适合的,这个过程,充满着好奇,也必定经历一些挫折,但,一定是不断向上的。这可能就是我对自己的一个认知。

 

我们无法抵抗Grow  old,都会慢慢变老,但是我们可以用一种向上的力量,积极的人生态度,去抵抗那种下坠的Grow down。我可以接受自己慢慢变老,但是不能接受自己变老、变丑、变胖、变无知、和这个世界最终失去链接。

 

有人问我,为什么你会如此热爱生活?我想说,这一切都要感谢我的家庭给我的教育,我们家里的每一个人,都保持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认真努力地生活,终身学习,终身成长。

 

最后,我想谈谈“井底之蛙”。听过一个有趣的说法:如今这个时代,连井底之蛙也是会旅行的。只不过,无论到哪里,它们都会背着自己的井。


我想,也许,我也是一只井底之蛙,但是,我希望在看世界的过程中,不断地把井口挖得更大,看到更多的蓝天。

 

世界很大,日子很长,野蛮生长,用脚步丈量,用心感受。我是看世界的顾老师,感谢大家!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