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跤挠羊赛口述史——以杨安成先生为例

谢开心 张翔 忻州师院运动科学研究中心


摔跤挠羊赛口述史

——以杨安成先生为例

 要:

摔跤挠羊赛是山西忻州独具特色的传统民俗体育活动,有辉煌也有低谷,经历了多个起伏,杨安成老先生作为摔跤挠羊赛的亲历者,特别是他担任过中国第一支女子柔道队的教练,见证了摔跤挠羊赛的历史和发展。本文试图以杨安成的一生历史为线索,采用田野调查法和结构访谈法对摔跤挠羊赛的发展进行研究。从杨安成的体育成长史、杨安成与女子柔道、杨安成的体育功绩、摔跤挠羊赛和女子柔道四个方面对摔跤挠羊赛进行研究,从而得到摔跤挠羊赛在政府的支持下呈现勃勃生机,朝商业化、社会化方向发展。后期由于政府的支持力度下降,摔跤挠羊赛的后备力量输送链弱化,在经济压力、教育期许等客观性因素的影响下,摔跤挠羊赛或许走向衰亡。以期将摔跤挠羊赛的发展历史保存记录下来,建立完整的挠羊赛文化体系档案,留给后世可参考的宝贵记忆。

关键词:挠羊赛;杨安成;女子柔道

引言

挠羊赛,是山西省忻州市独有的特色群众性体育民俗活动,2006年被评为山西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随后2008年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挠羊赛是中国式摔跤的重要组成部分亦是其流派之一,中国式摔跤是自古代以来慢慢演变的一种武学名称,挠羊赛也是经过历史的打磨不断发展至今。关于挠羊赛的起源,现在能查阅到的最早的文字记载是调露子的《角力记》。“忻、代州民秋后结朋角抵,谓之野场,有杀伤者。”因其发展胜利,宋真宗曾下令“自今悉绝之”[1]。山西忻定原盆地素有摔跤之乡的称号,挠羊赛是群体性的体育活动,忻州地区的挠羊赛在民国时期更是一大民间娱乐看点,日常生活中, 男孩子以摔跤为游戏并得到长辈悉心指导的同时,女孩也在研究摔跤、学习摔跤[2]。建国以来, 忻州地区是全国摔跤体育人才的摇篮,在第一至第九届全运会上忻州已出现了22名摔跤冠军, 被誉为“跤乡”[3]。在今天的忻州,人们的休闲性文化活动减少,民俗性集体活动弱化,参加挠羊赛的人群呈递减趋势,许多青少年对此类活动更是闻所未闻。本文旨在探究改革开放时期挠羊赛的发展阶段,根据当时挠羊赛的衍生发展——女子柔道进行研究来说明挠羊赛的历史发展和变迁。杨安成是忻州市董村人,1957年自忻县初中毕业后任体育教师,此后数年都致力于为体育事业奋斗终身,加上忻州地区摔跤挠羊赛的历史渊源深远、摔跤文化底蕴浓厚,且柔道的技术套路与其动作技能大有相似之处,故1980年初,忻县打算组建我国第一支女子柔道队时,杨安成先生当仁不让的成为了总教头。我国女子柔道的展开时间较落后但发展速度很快且前景大好。本文从我国第一支女子柔道的发展史及其教练杨安成的体育生涯出发,来反映摔跤挠羊赛的发展变迁,以期对摔跤挠羊赛的历史资料进行记录、保存,为后世研究挠羊赛文化留下宝贵的经验总结

1研究对象和方法

本文以杨安成与第一支女子柔道队的成长发展史为例,采用田野调查法、资料分析法进行研究探讨,前期邓梦楠同学对杨安成先生进行了访谈,获得了关于杨安成的第一手资料,本文对这些资料按年代线进行纵向分析总结,形成以杨安成先生为例的摔跤挠羊赛的口述史。

2杨安成的体育人生

2.1杨安成基本简介

杨安成,男,1936年5月出生,汉族,山西省忻州市董村人。1952年9月考入当时的忻县初中,于1955年7月修业期满毕业。杨安成先生毕业之后在忻县二完小任体育教师,此后数年的时间里,杨安成先生一直致力于体育事业的发展。解放前中国的初等教育发展情况不是很理想,学校体育的开展不到位,强身健体这一理念不能充分落实到学生的体智能发展上,体育强少年强则国强,因此初等教育与体育的落实都亟待解决。1948年7月忻县解放,忻县中学恢复招生。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标志着崭新时代的来临,新中国的体育也开始闪闪发光。1951年8月27日至9月11日,教育部合并召开第一次全国初等教育会议和第一次全国师范教育会议,会议提出,争取十年内基本普及小学教育,以正规师范教育与大量短期培训相结合,五年内培养百万小学教师等。在1952年,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和中央人民政府体育运动委员会相继成立,之后的几年里,体育事业的发展得到了极大的重视。体育基础设施与体育专业建设团队都有很大的进步,体育运动的普及面不断扩展,普及率日益提高,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加入到“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浪潮里来,人民身体素质的提高也为后来中国体育的发展乃至崛起奠定了基础。1955年,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中,提出“在全国人民中,首先在厂矿、学校、部队和机关青年中,广泛地开展体育运动,以增强人民体质”,这一阶段我国体育事业得到了极大的发展。
杨安成毕业后在忻县二完小任体育教师,此举认真贯彻了中国共产党的教育方针,坚持学校教育德智体全面发展,积极改善学生的身体健康状况和运动技能技巧。教育所提供的发展前景,让每个受教育者在接受教育传播与发展时实现了其个人价值,也给他们提供了未来发展中实现社会价值与自我价值的想法与途径。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接受知识教育、打好理论与技术的基础,成为一名体育教师,为杨安成先生后来所做的系列体育工作奠定基础。1980年组建的忻县女子柔道队占尽天时地利,是我国女子柔道史的先例,其领头人之一的杨安成先生亦为体育事业奉献了一生。此时我国的体育事业正是欣欣向荣之际,摔跤在忻定原盆地有悠久的历史,无数的传说更是赋予了其独特的色彩,时至今日很多学者都对忻州挠羊赛进行了研究讨论,但还没有系统的档案管理。

2.2杨安成的中年时期

1980-1985年间杨安成先生在体育事业中获得的部分荣誉证明:

1987年杨安成补办初中证明 

图 2.1 


       1980年国家级中国式摔跤裁判员

 图 2.2

1981年忻县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当选证书 

图 2.3  

国家级裁判员

2.4 

 1981年山西省体育运动委员会文件

图 2.5 

先进工作者名单

2.6

1981年忻州第六届政协委员会出席证明 

图2.7


女子柔道获得的奖项

图 2.8

一九八二年度先进工作者称号

图 2.9

    1984年忻州市第七届人大代表当选证书

2.10

  1985年被评为全国体育优秀裁判员

     图 2.11

    从事体育工作三十年荣誉证书

图 2.12

1980年在忻县首办的“摔跤重点班”的基础上,组建了女子柔道队,杨安成任主教练。1981年1月3日,杨安成代表第七选区出席忻县第六届人民代表大会。作为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之一,杨安成先生充分具备文化素质、表达能力以及思想觉悟,社会形象良好,得到了当地群众的广泛认同,为人廉律公正且具有一定的议政能力,密切联系群众,反映人民的利益与需求。1981年3月忻县政协正式恢复工作,同年3月14日至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山西省忻县第六届委员会召开,出席会议的委员66人,杨安成委员作为市体委副主任代表出席。1983年2月,杨安成同志被授予一九八二年度先进工作者称号。从业以来,杨安成先生坚定的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思想正派、爱岗敬业、有良好的职业道德,工作责任感强,刻苦钻研专业知识,工作业绩突出,故被评先进工作者称号。1986年12月13日,杨安成同志被评为一九八五年全国体育优秀裁判员。作为一名优秀的裁判员,执行工作时态度严谨、工作认真、公正准确,严格遵守大会纪律,在执裁过程中不徇私舞弊,工作能力和综合表现优秀。所以杨安成先生被评选为全国体育优秀裁判员与自身的自我修养有很大关系。此后数年,杨安成一直为体育事业奉献自己。
3杨安成与女子柔道
3.1女子柔道的前期准备

3.1.1中国国家女子柔道队前身成立

在忻定原盆地,摔跤是一项极为普及化的民俗体育活动。忻定原一带的后生(忻州地区对于青年人的普称)几乎人人都会摔跤,这是忻州独有的地方性民俗体育,此称挠羊赛。新中国成立后,195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运动会在北京成功举办,崔富海先生在中国式摔跤比赛中为山西取得首枚金牌。1960年在崔富海先生的带领下,山西队夺得摔跤比赛中的6枚奖牌,并夺得团体第一,奠定了山西摔跤在当时全国范围内的领先地位,1960年唯一一届全国文教群英会上,忻县被国家体委命名为“摔跤之乡”。上世纪六十年代前后中国式摔跤比赛开展的如火如荼,随着柔道、自由式摔跤、古典式摔跤先后与摔跤融会贯通,在一定基础上丰富了忻州挠羊赛的摔跤内容,为中国国家女子柔道队的成立建立了契机。

3.1.2女子柔道初期的发展趋势

柔道是日本传讲道馆柔道简化来的。女子柔道始于日本,柔道的演变及其发展也是众说纷纭,较为靠谱的说法是公元1638年明末清初浙江人陈元赟于去日本帮助创建柔术,日本人掌握了其中的踢、打、摔、拿等技术,结合日本本土化的武术和外流派的武术形成了新的流派——柔术,亦称柔道。早在1893年,嘉纳治五郎就在日本讲道馆开始招收女生,传授柔道。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女子柔道在全世界范围内开展起来。1978年,国际柔道联合会正式决定举办女子柔道比赛,并对女子比赛级别做了详细的规则解释。这一决议大大推进了女子柔道运动的发展进程。世界女子柔道比赛是从1980年正式开始的,每两年举行一次。19801129日,第一届世界女子柔道锦标赛在美国纽约举行。1988年,女子柔道首次被列入奥运会表演项目。1992年,女子柔道被列入奥运会正式项目这时女子柔道的发展前景广阔,西方国家的开展较为迅速。

3.1.3八十年代国家对体育的相关政策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内外的形势复杂多变。中国体育事业的开展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有关体育发展的一系列工作设施都陷入了停滞阶段,1979年改革开放后,国际奥委会恢复了我国的合法席位,此时中国体育事业迎来天时地利的大好时机。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体育进行了一系列改革,从训练与竞赛制度到管理体制都一点点完善,逐步形成了与我国国情相匹配的体育体制和运行机制。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中国体育事业的展开之势蒸蒸日上,无论是群众体育,竞技比赛还是体育文化产业等一系列发展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

3.2杨安成赴日考察女子柔道

3.2.1 杨安成赴日考察前期中日关系

1972年925日,田中角荣首相访华,29日,中日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声明,中日实现邦交正常化。上世纪70年代末,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做出了改革开放的重大决策,中国外交战略有了调整。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国开始登上世界竞技舞台,中国回归到奥运大家庭中,为新时期体育事业的展开奠定了良好的根基、为未来的发展开拓了新的道路。中国女子柔道的发展上升迅速,中日就柔道的友好文化交流亦是促进各方体育发展开始了联络交往。至八十年代初杨安成先生赴日考察学习,中日关系和平友好、长期稳定。19831月我国接受了日本读卖新闻社和中日友好交流协会的邀请,赴日参加了为期十天的柔道考察学习交流,考察学习结束后由杨安成总教练写下了赴日考察总结报告,其中不乏一些对当时国际上柔道前景的看法,更多的是合理的技战术、理论以及其他辅助知识的掌握。杨安成的总结笔记如下:

“我们受国家体委的重托,从一九八三年一月八日起赴日进行了为期十天的学习、考察,十八日回国,由于各方面人士的支持,比较圆满的完成了此次出访任务。

此次活动的邀请单位是读卖新闻社和日中文化交流协会,去日费用由读卖新闻社负担,具体接待由松阴高校负责。一月八日到达日本后,首先受到了有关人士的热情接待,从九日起就投入紧张的学习、训练、考察。这次活动主要在千叶县八千代松阴高校。时间共六天,其他任务是跟随该校柔道队(男、女)一块训练、学习技术。另三天是参观、参加筑波大学东京讲道馆,女子部和千叶县武道馆柔道展开活动(新的一年庆祝活动,连训练和活动)并接待了部分新闻单位记者的采访。”

——摘自中国首次女子柔道组访日考察学习总结报告(以下简称杨安成访日考察总结)

3.2.2对日本学校进行访问

这次访日之行可以看出中日基础体育的发展侧重有所不同。中国的学校体育强调强身健体、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更专业性的体育训练需要到体校或者省队等培养专门性人材的地方。日本学校对于体育的重视度很高,学校配备的体育老师充足,分配的体育课程广泛、充沛且有侧重点,课程时间安排合理化,且校长山口九太等人对中国访日人员友好、负责,在技战术上也对中国柔道考察组倾囊相授。
“这次出访是我国柔道史上首次女子柔道项目的访日活动,我们一到日本的千叶县八千代松阴高校后就受到了该校校长:山口九太、副校长雅玛希达、教练员阿布以及该校师生的热情接待。校门、讲道馆均贴有中国国旗的标语,上面写着:热烈欢迎中国女子柔道组来访。并介绍了学校的情况,参观了学校教学设施。
该校是千叶县在体育上开展较好的高中,全校有学生1800人,体育教师12名,除开展排球、田径、卓球、网球、棒球、橄榄球、摔跤、剑道外重点是柔道,现有柔道队员男子九名,女子五人(其中61Kg级全国第三名一人)训练时间除星期天全日训练外,一般为三小时以上。校长,山口九太是全日体协理事,对我们在日本学习付出了很大精力,安排周到,每天都安排车辆由教师、付校长轮流接送。在教练热心的帮助下,在这六天的珍贵时间里,他放弃休息对我们进行热情辅导,纠正动作,所以我们不论在技术上、训练手法上都学到了不少知识和方法。”
——摘自杨安成访日考察总结

图 3.1

在日本千叶县松阴高校考察,受到了日本朋友的热情接待。

——198318-18

图 3.2

去日本考察学习,应日本《读卖新闻》社邀请于1983118-18日出访日本。

主要任务:考察女子柔道

活动地点:日本东京千叶

教练员:杨安成

3.2.3访日收获的技术经验

在日本行程安排中,中国柔道考察组拜访了当时读卖新闻社体育体育事业部副部长,他对中国柔道的发展前景大力赞扬。日本教练对我我国女子柔道队员的技战术进行了指导,其中中日柔道发展的差异性明显,需要我国女柔尽快加强学习。日本非常注重校园柔道的推广。从1883年开始,日本学习院开始设立柔道练习场,开设柔道课程,1911年,柔道被列入中等学校课外活动课程,此后正式列入中等学校体育课程[4]
“空隙时间,先后有读卖新闻社、朝日新闻、千叶县日报等记者对我们进行了探访,并报到了我国女子柔道开展情况和在日本学习的情况。
十二日我们去东京拜访了读卖新闻社体育事业部副部长广濑喜久男和中川,在友好的气氛中我们介绍了中国柔道发展情况,所以,广濑喜久男,心情激动地讲到:最近看过中国男子柔道队的比赛,进步很快,中国人多,优秀运动员多,将来是日本的最强对手。并热诚的希望我们学习好,尽快的发展女子柔道。同时下午在中国大使馆见到了宋大使,他鼓励我们努力学习,为振兴中华作出新的贡献。晚上在东京讲道馆·女子部进行了参观、训练,陪同我们训练的有女子柔道部副部部长和日本女子柔道教练柳泽久,并对我队员进行了辅导。在同日本国家队队员48Kg82年世界比赛第三名中原的训练中看出,我队队员无论在技术上、素质上都有很大的差距。表现在技术单调、不规范、力量弱,并指出回国后要和男队员一块练,才能尽快地提高运动技术。
按安排的日程,我们参观了筑波大学男子柔道队的训练,感受是:强度大、密度大、很少走过场,一切从实践需要出发,一切为胜利着手。并在十五日参加了千叶县武道馆柔道镜开活动。受到了柔道连盟副会长:加藤幸夫接见,看到了成百名小学、初中、高中学生柔道的训练,我队员卜芳弟同高中女队员乱取较量一负两胜,引起了日本教练员的注意。”
——摘自杨安成访日考察总结

 以下为中国赴日考察组杨安成及其弟子在东京的部分照片:

队员卜芳弟赴日学习留念

图 3.3  

  卜芳弟在松阴高校留念

3.4

   “镜开”是日本用来庆祝新年的仪式之一。日本人习惯在祭神仪式上供奉“神酒”,祈祷仪式结束之后参拜的人举杯对饮。

               千叶县柔道馆“镜开”活动

图 3.5

参加冬训的日本少年一

图 3.6 


 参加冬训的日本少年二

  图 3.7

赴日考察学习训练日常一

图 3.8 

赴日考察学习训练日常二

  图 3.9 

赴日考察学习训练日常三

图 3.10

    赴日考察学习训练日常四

 图 3.11

赴日考察学习训练日常五

图 3.12 

     赴日考察学习训练日常六

 图 3.13

3.3杨安成赴日考察经验总结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女子柔道队是我国新兴的体育力量之一,它日益壮大,汲取着各方经验, 我国女子柔道的发展应该紧随世界柔道发展的新趋势,革新训练体系,增加优秀柔道运动员后备人才储备,多与柔道发展强国进行技术的学习和交流,紧跟世界柔道发展趋势,促进我国女子柔道的持续发展。在为期10天的考察中,杨安成先生总结了日本训练的技战术与方法,他认为就总体发展而言西方女子柔道发展呈上升趋势[5]

“总的趋势女子柔道发展的国家逐年增多,而且世界性的女子比赛越来越频繁,特别是欧洲国家女子柔道,参加人数多,技术高,寝技占优势。世界女子柔道比赛是从一九八零年正式开始的,每两年举行一次。八零年在美国纽约举行了第一届,参加国家27个,运动员130名;第二届一九八二年在法国巴黎,参加国家35个,运动员174名。法国、英国、西法成绩较好,日本只有48Kg级的中原获第三名。”

         ——摘自杨安成访日考察总结

此次日本之行杨安成先生收获良多,他主要从四个方面将日本女子柔道发展的优势进行阐述:

3.3.1日本参加专业训练的队员数量少、年龄大

“参加活动人数约6000余人,直接参加专项训练的并不是太多的。另外现在日本国家队队员年龄偏大,平均24岁以上,特别是大体重的队员很少。”

           ——摘自杨安成访日考察总结

3.3.2日本队员训练自觉、能吃苦

“通过参观东京讲道馆、女子部、松阴高校、千叶县的镜开活动,筑波大学、(有国家队队员)训练后,总的体会是:队员自觉、训练认真吃苦、教练员训练的手段多变,强度、密度大,实践多。”
     ——摘自杨安成访日考察总结

3.3.3日本队员讲究动作礼仪、细节

“通过这次考察,真心看到日本的柔道事业的发展、礼节、场地设施,并从个别动作的步法、手法做了细微的讲解、示范,纠正了错误动作,特别是对我队员的缺点进行了多方面的校正。”

        ——摘自杨安成访日考察总结

3.3.4日本有关部门很重视“资料”的整理

“这次考察我们通过种种渠道搜集中一些有关柔道方面国内没有的资料。如世界女子柔道比赛记实、女子柔道教师、柔道连络技术、训练计划、素质训练等。在收集中我们感到日本很重视资料集累,不论文字的、还是录像都很齐全。目前初中、高中、大学有完整的柔道教材书和近代柔道资料。一般高中都有电视教材、进行教学。”

        ——摘自杨安成访日考察总结

通过这次的赴日考察学习,我省女子柔道队的优略势一览无余,专业技能的进步抑或是理论知识的掌握,我们都需要结合实际情况出发,走适合自己的道路,跟上世界女子柔道发展的步伐。  

4杨安成体育生涯的功绩

4.1女子柔道队发展中杨安成的贡献

1980在忻县地区公开招收了第一批女子柔道业余训练班,1981忻县体委正式组建女子柔道队,由杨成先生兼任主教练,崔明海、安保州先生兼任教练。忻县组建女子柔道运动分为两个阶段,1980年至19844月是第一批,此时柔道队为业余女子柔道队。19841111发展第二批,是由省市合办、在忻州市建队的山西省女子柔道队,系科级单位。不论第一批、还是第二批运动员,每年均代表山西省参加全国性的大型比赛和全国性的邀请赛,部分优秀的运动员还代表国参加了相关系列的国际比赛。
19819月在忻县举办了全国首届女子柔道邀请赛,19831月杨安成携队员卜芳弟等就柔道训练进行赴日考察学习8县体委举办首届女子摔跤挠羊赛,11月美国柔道教练吴允来忻县访问女子柔道队,同月份合肥举行全国女子柔道邀请赛。19844月在石家庄举行全国女子柔道锦标赛。19854月在温州市举办了全国女子柔道锦标赛。19856月杜改花参加了在日本东京举行的太平洋地区女子柔道锦标赛。19859月,四平举办了全国女子柔道锦标赛。198811月,在辽宁沈阳举办全国柔道冠军赛。19906月,武汉举办全国女子柔道锦标赛。19914月,在江西萍乡举办全国女子柔道锦标赛。19919月,温州举办全国青年女子柔道比赛。19924月,北京市举办全国女子柔道锦标赛。这一时间段内,山西省对于体育文化大力发扬,并发行了各种有关体育版面的相关杂志报道。1993年之后,第一批忻县女子柔道运动员的年龄逐渐提高,身体机能状况下降,参加比赛的情况减少,她们渐渐淡化在大众视野里。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样一批花样年华的少女在改革开放初时代对中国的体育发展带来了大力冲击。
1980-1985年间山西省大力发展柔道与摔跤,使其融会贯通,以下是体育报恢复后筹办的柔道与摔跤杂志期刊号以及刊名等:
“山西省于198012月恢复山西体育报,198255日出版柔道杂志筹办柔道与摔跤杂志。1983415日,柔道与摔跤杂志出版了创刊号山西省期刊登记正式039,1984年初正式成立了柔道与摔跤编辑部。1984825日,又以柔道与摔跤杂志的副刊名义创办了搏击杂志。1985222日,省体委和报刊社负责人庄大康共同签字生效,设内设柔道与摔跤、搏击编辑部,山西体育报编辑部、美术摄影、总编室、经理部。

——摘自山西体育文史

4.2杨安成带领女子柔道队获得的荣誉

4.2.1女子柔道初期训练场地的配置

女子柔道一经发起,国家、政府给予大力支持,广大群众对女子柔道队亦十分关心。1982年国家在西安举办了第一批全国青年柔道运动员训练班,1983年国家体委主任李梦华亲临忻州,接见了女子柔道队全体人员,同年出访日本并成立女子柔道集训队。1984年国家新建柔道的训练基地3500平方米。1985年山西省和日本琦玉县进行城市友好往来,女子柔道发展渐入高峰,亟待吸入新鲜血液。

824月国家在西安体育学院举办第一批全国青年柔道运动员训练班,我队四人焦永花、杜改花、卜芳弟、练仙桃参加了三个月的训练,在台湾人美国籍关勇教练的传授、训练下,学到了不少有关柔道的东西。如训练手段、柔道动作、运动员营养、医务监督等,大大的提高了我队柔道水平。
83年10月国家体委主任李梦华亲临忻州,接见了全体运动员、教练员和全体工作人员。并指出:“忻州女子柔道队是我国第一批,要带好头,严格要求,严格训练,迅速提高运动成绩,总结经验,为我国女子柔道事业做出贡献。”大家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增添了工作、训练的信心和决心。
83年11月国家体委成立女子柔道集训队,24名中我省我队就有6名参加。至86年先后有8名队员:卜芳弟、杜改花、练仙桃、李爱萍、彭秀兰、王虎娥、周丽、杨海兰参加了训练。
84年6月国家、省、市各级领导为了发展女子柔道事业,投资40万元。新建柔道的训练基地3500平方。从841112日开工,着手施工,截至8612月基本完成1300平方米的建筑。其中大型训练馆一座,长54m18m面积为1117平方米,内设暖气,内设四付柔道垫子,可供100人训练使用。锅炉房、淋浴室、蒸汽浴室为292平方米,基本配套,提供使用。未建成的工程有办公楼,运动员宿舍1000平方米。伙房、餐厅300平方米。基地建成后,不仅供省、市使用,推动柔道技术的提高,而且可向兄弟省、市提供训练使用。
85年4月至10月,通过山西省和日本琦玉县的城市友好往来,特邀教练丰田贞三来我市执教半年。大大的提高了我女子柔道队的技术。为将来创造优良成绩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通过多方的外出学习,领导的关心,各界人士的支持,我是女子柔道队正向着冲击亚洲,走向世界迈进。”
         ——摘自山西省忻州市女子柔道队发展简史(原忻县)—杨安成

4.2.2女子柔道初期比赛记录

1980-1984年杨安成担任忻州市业余体校的教练,队员练仙桃、李爱萍、彭秀兰、杜改花、段俊英、梁计仙等6人于1984年输送到省队。

——19871025日忻州市青少年业余体育学校

——19871026日忻州市体育运动委员会

图4.2   

1983-1985年女柔参赛证明一 

图 4.3

1983-1985年女柔参赛证明二

 图 4.4  

  1983-1984年女柔参赛证明

4.5

图4.3-4.5:19831月,杨安成、卜芳弟赴日本考察学习;同年4月国家体委首届全国女子柔道集训测试比赛,山西省队卜芳弟、李爱萍、杜改花、练仙桃、彭秀兰、王虎娥等6人被录取为集训队员。19841月,练仙桃、彭秀兰赴日本参加福冈邀请赛;同年11月杜改花赴奥地利、法国参加第三届世界锦标赛。19856月,杜改花赴日本参加太平洋锦标赛。

图4.5-4.6:1983年女子柔道-合肥邀请赛证明一

1983年15-7日,我国历史上第二次全国性女子柔道比赛在安徽省合肥市举行。    参加单位有:山西省、北京市、北京体院、辽宁省、吉林省、河北省、河南省、青海省、黑龙江省、青海省、内蒙古、上海市、陕西省、宁夏、安徽省15个单位,运动员117人。

山西省女子柔道代表:

领队:安保州                           

教练员:杨安成                         

队员:卜芳弟、梁翠英、焦永花、梁伟香、杜改花、杨新萍、孙桂卿(芹)、李爱    萍、王虎娥、练仙桃、彭秀兰。

          图 4.6             

             1983年女子柔道-合肥邀请赛证明二

图 4.7

合肥赛-61kg级第一名杜改花

图 4.8

合肥赛-66kg级第一名王虎娥、第二名李爱萍

4.9

4.10:1984年女子柔道-河北赛

1984年45日—7日,中国第一届全国女子柔道比赛在河北省石家庄举办。

山西省女子柔道代表:

领队:杨安成 

教练:崔明海

队员:卜芳弟、梁翠英、杜改花、李爱萍、王虎娥。

图 4.10

图 4.11:1984年女子柔道-上海“双钱杯”比赛

1984年626日—28日,上海举办了“双钱杯”女子柔道比赛。参加比赛的有上海市、北京市、河北省、河南省、江苏省、山西省、黑龙江省、辽宁省、吉林省、青海省、云南省等14个单位。

山西省女子柔道代表队

领队:杨安成 

教练:安保州

队员:孙桂卿、杜改花、李爱萍、王虎

图 4.11 

图 4.12:1980年忻县女子柔道队合影

1980年6月忻县女子柔道队全体队员和教练合影

前排从左到右:焦永华、杜改花、梁翠英、彭秀兰

中排:孙娟丽、李爱萍、杨安成(教练)、卜芳弟、刘林英、张桂卿 

后排:梁伟香、杨彩萍、练仙桃、王虎娥

图 4.12

1983年18日吴允教练和女柔队员合影

图 4.13 

1983年合影文字

4.14

在西安参加国家举办的第一届青年柔道集训留念:1982年4月国家体委在西安举办了第一批全国青年柔道运动员训练班,其中学习了现在手段、柔道技术动作、运动员营养、医务监督等知识和技术。

图 4.15

 太平洋地区锦标赛旗手:练仙桃              

                图 4.16                    

1985年6月我柔道队员代表中国参加在日本东京举行的太平洋地区柔道锦标赛:前排右一彭秀兰、后排练仙桃

图 4.17


 参赛照片一

 图 4.18

 参赛照片二

图 4.19 

        第四届环太平洋RIM柔道锦标赛证书第三名:杜改花 

图 4.20

高凤莲夺得第一枚金牌、卜芳弟56kg级第三名

图 4.21

澳大利亚柔道队访华

4.22


日本教练本田贞三来中国女柔队执教半年,训练之余和大家散步留念

                            图 4.23                              


5女子柔道与摔跤挠羊赛

摔跤挠羊赛是忻州地区特色民间民俗体育,现代社会挠羊赛不单单是传统意义上的民俗体育,在一定类别上属于竞技比赛。挠羊赛的发展离不开传承人,杨成先生是挠羊赛历史变迁的见证人,在摔跤挠羊赛活动恢复初期,挠羊赛与女子柔道完美融合,使得更多的人熟知了忻州的摔跤挠羊赛传统民俗,女子柔道建队初期,忻州举办了很多有关女子柔道的比赛,同时也带领许多女柔队员走向各种国内、国际比赛,这是忻定原盆地女子柔道和摔跤挠羊赛的辉煌时刻。体育比赛不仅是一种体育行为, 在竞赛过程中所体现出一个人、一个群体、乃至一个国家的精神风貌, 反映着运动者的体育精神, 体育道德, 体育价值观, 以至爱国主义精神[6]。“挠羊赛”不仅是一种体育竞技比赛, 更是一种文化的体现[7]。同理,女子柔道不仅是一支比赛队伍还是时代精神,散发着敢为人先的勃勃生机。
在杨安成先生的带领下,1981-1986年间女子柔道队获7个冠军,8个亚军,3个第三名。其中1981年9月第一届全国女子柔道邀请赛在忻县如期举办,参加单位有六个省、市、自治区,忻县女子柔道队作为东道主以及原有的摔跤基础两点优势,比赛总分位列团体排名第一,比赛过程中形成的这种不自觉的凝聚力是典型中国民族传统体育文化遗产中的群体性[8]。忻县“摔跤之乡”在全国的影响力大大增强。在1983年第5届的全运会上柔道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因当时女子柔道还未列入全运会比赛,女柔队员只能参加一些全国邀请赛和太平洋地区的一些国际比赛。等到国家的各大省市成立了自己的女子柔道队,且女子柔道在全运会上立项,杨安成和他的这批女柔队员的年龄、素质等不再适合赛场,加上忻县的女子柔道资源逐渐向省会偏移,女子柔道在中国是一项普及程度不高的项目, 家长对女孩子从事重竞技项目更是持否定态度, 因此导致我国女子柔道后备人才数量不足, 呈不断萎缩状态[9]。但他们带给中国柔道史的贡献与震撼是旁人所不能比拟的。这与摔跤挠羊赛的发展是息息相关的,摔跤挠羊赛文化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由于忻州自然地理环境的特殊性、生态环境的多样性、民族文化的复杂性以及现代社会的交融性等特点,具有极高的历史研究价值和商业经济实现价值。但现阶段而言它不能很好地与时代接轨, “挠羊”技术从科技含量上很难有大的突破[10]。随着经济社会的迅速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的社会生活条件和思想价值观念无一不在发生着变化,挠羊赛文化大背景逐渐削薄,其文化生态环境也在不断的弱化,若不及时抢救保护,这一文化遗产也终将走向灭亡。
6结束语

女子柔道是摔跤挠羊赛的另一个表现形式,从体育文化的传承与发展来看,杨安成先生是这个时代的见证者之一同时也是领航人之一,他带领柔道走出了国门,促进了中国女子柔道发展。在文化活动传承的过程中,口述文化、文笔记录、影像录音等历史资料都非常的宝贵,其研究价值不可估量。第一支女子柔道队的辉煌是体育文坛里昙花一现的记忆,同时也是八十年代体育发展史浓墨重彩的一笔。从中国第一支女子柔道发展来看,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初期摔跤挠羊赛朝商业化方向发展取得了一定的高潮,后期政府的支持力度下降,在经济压力、政府管理以及教育期许等客观因素的影响下,摔跤挠羊赛的经济性、观赏性、竞技性等都受到了限制,近几年虽说有一定的回升但整体趋势不容乐观,在没有合理的政策以及足够的经济支撑下,这一文化必将走向衰亡。从女子柔道发展变迁中针对摔跤挠羊赛提出一些发展性问题,以期将摔跤挠羊赛的发展历史用文字、图片、录像、图书等保存记录下来,经系统的整理建立完整的挠羊赛文化体系档案,留给后世可参考的宝贵记忆。


参考文献

[1] 孟林盛.忻州传统挠羊赛的民俗特征和传承保护[J].晋中学院学报,2017.34(04):-27+86

[2] 潘慧生.民间传统体育与乡村社会生活——以忻州、定襄原平摔跤挠羊赛为例[J].山西师大体育学院学报,2010,25(05):76-81.

[3] 赵松.社会治理视阈下民俗体育的社会整合功能及其实现路径——以忻州“挠羊赛”为例[J].体育研究与体育,2018,33(02):75-78.

[4] 李若洋,冼东妹,钟亚平.日本柔道推广经验与启示[J].体育文化导刊,2020(08):14-20.

[5] 宋丽霞.从近2届世界柔道锦标赛看世界女子柔道竞争格局及发展趋势[J].运动,2019(06):17-18+79.

[6] 孙兰.浅谈体育比赛欣赏[J].体育世界(学术版),2007(11):72-74.

[7] 陈安平,孟明亮,曲葆青.民族传统体育项目“挠羊赛”观赏价值研究[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10,33(06):34-35+40.

[8] 李翠霞,赵岷.对忻州“挠羊”摔跤的文化学考察[J].体育学刊,2010,17(02):104-107.

[9] 张旭渝,方洁.世界女子柔道竞技实力发展趋势及启示[J].辽宁体育科技,2018,40(06):98-101.

[10] 刘伟,辛锋.非遗视角下山西挠羊赛的现状与思考[J].体育科技,2017,38(03):59-61.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