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皖红:回乡 | 小说

分水岭文友 JH分水岭


陈炜是被手机的铃声吵醒的,他看向窗外,外面的天空是青白色的,看不到一点朝霞的影子,天还早,小区里的人都没有起床,路上没有行人外面也就很清静,陈炜闭上眼睛想再睡一会。

手机的铃声响个不停。

陈炜用被子蒙住头,铃声果然小了一些,但时间长了陈炜有些闷气的感觉,他不得不掀开被子大口呼吸着空气。

幸好铃声停了,陈炜舒了一口气。

手机的铃声又响起来了,铃声在清晨寂静的空间里回荡,如此下去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陈炜无可奈何地拿起手机。

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陈炜摁停了手机,他从不接陌生人打来的电话。

陈炜虽然被吵醒但他并不想起床。他将被子往上拉拉,准备睡一个回笼觉。这是一个难得休息的周末。

手机的铃声又响了起来,陈炜气恼地将其摁掉,对方像是在和他比耐心,陈炜刚摁掉对方又拨通了手机,如此几次后陈炜意识到这不像是一个骚扰电话。这会是谁呢?有些恼怒的陈炜接通了手机,他压住了火气喂了一声。

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果然是陌生的。对方明显底气不足因而问出来的话也是怯生生的,你是陈炜吗?

陈炜反问,你是谁?

对方有些兴奋,我是老旦。

老旦?陈炜坐了起来,顾不得披上衣服急促地问:你是老旦?

是我。老旦回答,我昨天晚上才弄到你的电话……

等等,你是到安庆了吗?十几年没有联系的老旦如果来到安庆,于情于理陈炜都应该接待。

我还在姚李。老旦说,我给你腌了几只腊鹅,你能回来看看吗?姚李这些年变化可大了。

被腊鹅勾起馋虫的陈炜艰难地咽了一口吐沫,这久违的味道让家乡再次走进他的心里,十几年没有回去了,他真的应该回去看看。

听到陈炜答应回去的应允后,老旦高兴地说:到姚李后,你在新圆盘下车,我接你。

接到老旦电话的陈炜精神亢奋起来,他的脑海里老是闪现出老旦的模样,穿着黑不熘湫的破烂棉袄,破烂处露出了一坨坨棉花,龇着牙冲着他笑……

陈炜再也不可能睡着了。



那时陈炜的家还没有搬离姚李,他回家探亲。

时至年关,姚李的大街上洋溢着节日的气氛,尽管道路泥泞,出于对家乡的依恋,没有任何事情的陈炜还是来到了大街上,狭窄的街面上挤满了购买年货的人,家乡还保持着这浓浓的节日气氛。

三年了,姚李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么唯一的一条南北走向的街道,只是街道两旁的房屋更加破旧。荒草铺就的房顶已经发黑,散发出一种腐烂的气息。灰暗的土坯墙面坑坑洼洼,留下了岁月风霜的痕迹。这就是他倍感亲切的故乡?

陈炜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像是漫流河的老旦。这个他下放时结识的朋友,消失在他前面的人流里。陈炜费尽了力气向前挤也没能如愿找到老旦,他有些怀疑是不是眼花了。

这时,陈炜听到了两个路人的谈话。



一个路人对一个老人说,你不认识他啊,他是漫流河的老旦啊。老人似有不信,不是说他穷的叮当响吗,他拣到了我的钱还能还我?

陈炜笑了,心想那是你们不了解老旦,陈炜大声地说:老旦就是要饭也不要不属于他的东西。路人都惊诧地看着陈炜,陈炜微笑着昂头走了过去。

这以后,陈炜再也没有见过老旦。他给老旦写了好几封信都如同石沉大海,老旦这是在用无言拒绝了陈炜想帮助他的好意。

这以后陈炜再也没有回来过。



陈炜开始做回姚李的准备,他想给老旦带点见面礼。老旦的脾气他是知道的,这礼轻了不好,重了也不好。

还是带点特产吧。陈炜将麦陇香、百兆记的糕点每样买了一些,这个礼虽轻但仁义重。

交通班车一路向西。

陈炜不知道什么新圆盘,这个名字让他相信还有个相对应的老圆盘。姚李这十几年一定有了不小的变化,所以才会伴随着一系列的新名称的诞生。虽然有了这个思想准备,当他在新圆盘下车时还是吃了一惊,一度怀疑他下车的地方是否是姚李。

陈炜的家搬离姚李后,这是他第一次回来。他记忆中的姚李和眼前的姚李差距太大。记忆中的姚李只有一条狭窄的南北大街,而眼前的姚李以圆盘为中心向四面拓展,一幅现代都市的架势。陈炜审视着这充满现代化气息的街道,寻找着接站的老旦。老旦在第一时间向陈炜扬起了手,他这才确信脚下的土地就是姚李。

老旦全身焕然一新,在他的身上再也寻找不到十几年前的猥琐、自卑的模样。他对惊诧姚李变化的陈炜说,你早就应该回来看看了。



陈炜跟在老旦的身后信步走在光华大街上,脚下平坦而宽阔的水泥路使他想起以前狭窄、破旧的老街,两旁林立的楼房和商铺让他犹如置身于都市中,陈炜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他带回来的旅行包。那里面有他为老旦带回来的糕点,现在看来这是个错误的决定。现在姚李的商铺里再也不缺这些以前的稀罕之物。

老旦停在一辆白色的轿车旁说,姚李除了这条光华大街外,还有莲花路、花园大道……等有时间了我带你细看,请上车吧。

这车虽然不是很高级,全部搞定也不需要二十万,但陈炜还是难以置信这车是属于十几年前要靠讨饭才能过活的老旦。

老旦说,我就是一个农民,有这样的车就够了。

陈炜听出了他的言外之音,凭他的实力可以买更好的车。

汽车驶离了姚李镇。



车沿着宽阔的大道驶向漫山红村,驾驶座位上的老旦沉着而稳定,陈炜由此判断老旦应该不是一个新手了,这辆车他应该拥有好几年了。

老旦说,忘了告诉你了,漫流河与下骆山合并了,我们现在叫漫山红村。

这又是一个变化。

眼前的路陈炜是熟悉的,下放的时候他无数次在这条路上走过。在他的记忆里,这条路很狭窄,是条高低不平的土路,天晴时还可勉强行走,下雨天,土路便会变的泥泞不堪,是行走在这条路上的陈炜难以忘却的噩梦。那一次在雨天中行走使他成了一个泥猴,给这里的人们留下了茶余饭后的笑柄。

现在这条路变了,变得陈炜不认识了。路除了变宽以外,还铺上了水泥,沿途的草房也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两层的砖瓦楼房,远处的土地上是层层叠叠的葡萄架。

老旦指着右手边掩映在绿荫里的一座小洋楼说,那就是我的家。

老旦家的这座别墅级的乡村居所让陈炜羡慕不已。

汽车并没有驶向老旦的家,让陈炜一度怀疑老旦刚才说了假话。

老旦笑笑,我们先不忙着回去,我带你看看那时我们打柴的地方。

陈炜来了兴趣,脑海里便浮现出当年挑着柴担撑船过河的景象。

老旦的车在新河岸边停了下来,他指着河对岸绵延起伏的小梅山上的一棵棵小树苗说,这是冬枣树,是我的下一步规划,这里也是我们的致富园。

老旦说的很骄傲,陈炜明白了老旦为什么先将他带到了这里。

陈炜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即熟悉又陌生的地方,在他的记忆中小梅山是座杂草丛生、荆棘遍地的荒山,现在却变成了生机勃勃的园林,这里能成为老旦说的致富园吗?

肯定会的,别看它现在很小,再过两年你回来看看,一定会成林的。

老旦,我们这里适合种冬枣吗?陈炜充满了疑问。

老旦说我考察过了,冬枣不受环境气候的影响,适合我们这里栽植,你下次回来我请你品尝家乡的冬枣。

老旦热情洋溢地说,一人富不算富,我要和更多的人一起发展好冬枣事业,让更多的人和我一样富起来。

这就是老旦,他告诉陈炜种植冬枣只是他的第一步规划。

陈炜仿佛看到了漫山遍野的淡绿色的冬枣花在向他召唤,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

走,回家去,尝尝我们的土菜。

陈炜的心已经飞向了老旦的家,他相信老旦的家一定很漂亮。




纸质报刊联盟

排名不分先后

热忱欢迎兄弟报刊加盟选稿


《安徽工人报》副刊 胡茂勇
《安徽法制报》副刊 陶必福
《东部》杂志   李明亮
《贵港日报》副刊   高  瞩  
《北海日报》副刊  庞  白
《未来》杂志  王贤友
《乡音》杂志   姚文学
《曲靖日报》副刊  黄官品
《东方文学》杂志  付  力
《旅游散文》杂志  张昌爱
《皖西日报》副刊  流  冰



        

本刊编辑  

赵克明  戴晓东  庄有禄  王明军  庆   红  

项   宏  苏   恩  李同好

值班编辑  赵克明

美术编辑  杨文民  戴   剑

林皖红,皖西作家协会和叶集区作家协会会员,江山文学网签约作者,有作品在《四川文学》中旬刊、《中国石化报》等数家报刊刊出,有十数篇作品在《姚李征文》等全国性征文大赛中获不同等级奖。




《分水岭》投稿须知 



可以是见诸报刊作品,但必须未在其它微信平台推发过,篇幅3000字为宜,特别优秀之作可连载,请反复检查,杜绝错别字。严禁抄袭、套作,由此引起的法律纠纷,本平台无连带责任,所有来稿文责自负。

投稿:作品 + 个人简介 + 个人照片,投 [email protected] 专用邮箱。

稿费:平台赞赏即为稿费,80% 作者所有,20%平台维护。自平台推出后7个工作日后支付(7日后赞赏不再计入稿费),10元以下的赞赏不计入稿酬。

凡投稿者请先加入《分水岭》投稿群,或添加 liubing100104 好友


文章推荐